您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 新闻正文

把生出来的孩子顶回去-怀孕肚子大老公天天要

学校一听说我家起火,立刻就把我给撵回来了,不让我再上学,说是等凑齐学费再让我去上。”

 

“可是我想上学,我真的好想上学,我还想着等上学毕业后找份好工作,多赚点钱养着你,这样我们就可以真的在一起了,然后给你生娃娃,给你买更多的牛……”

一通诉苦加一通美好的幻想过后,沈芳芳抛出了最终目的。

 

“牛壮,你能不能把牛给我呀,让我卖掉,然后凑学费和生活费。这样等我以后毕业了,就可以赚更多的钱,给你买更多的牛。等咱们结婚时,让满院子里都是牛,好不好?”

 

牛壮当时就乐的合不拢嘴了,连忙兴冲冲的点头,“好!”

 

沈芳芳喜上眉梢,远没想到这么简单就把牛壮给骗了。

 

老妈昨天还又是污蔑又是耍赖的,何必呐,对付个傻子而已,几句谎话就足够了!

 

她愈发的得意,然后恭维了一句牛壮是好人后,就吩咐道:“那你把牛牵我家去吧!”

 

话撂下,信心十足的沈芳芳转身就走。

 

那双裹在大长腿上的肉色丝袜,在太阳下还泛起闪闪银色。

 

牛壮看的过瘾,眼珠子直勾勾的。

 

可牵牛的事情,不干。

 

沈芳芳走了几步,发现身后没动静,好奇的转身来看,就看到牛壮满脸傻笑。

 

她催促道:“快牵牛啊,赶紧跟我走,我还着急回学校呢!”

 

牛壮咧着嘴笑道:“不牵。”

 

沈芳芳愣住了,“你刚才明明答应我的,怎么又不牵了?”

 

牛壮一本正经的指着那两头牛,一字一顿的说道:“牛、壮。”

 

他的意思很明确,一头牛叫‘牛’,一头牛叫‘壮’。

 

合起来,牛壮,这两头牛是他牛壮的。

 

沈芳芳当时就明白了,牛壮,不给牛!

 

这让她有些急眼,原本还以为挺顺利一事儿呢,没想到牛壮光答应不干活。

 

这可怎么办才好呢,总不能……色诱这个傻子吧?

 

对于孙晓芬,牛壮原本只是惦记她的身子,喜欢她的美貌。

 

可是经过今天这件事情后,他发觉更喜欢她了,还喜欢她那颗金子般的心。

 

越接触,他就越喜欢这个女人,心想着要是以后能一直在一起,那该有多好。

 

可是这事他不敢奢望了,毕竟孙晓芬已经结婚,听说男人跟她也很恩爱。

 

要不是出国打工给孙晓芬荒了近一年的地,估摸着他都没机会碰她。

 

所以就眼前这种情况来看,他也只能去惦记孙晓芬的身子了。

 

当天晚上的时候,牛壮就想好了,再拿治病的由头,去找孙晓芬。

 

可还没来到门前的,他就听到了路上两个人的闲聊。

 

说是老沈家的闺女沈芳芳回来了,原本她住南屋,南屋起火没地住,就借住孙晓芬那了。

 

这让牛壮很郁闷,原本还想着今晚跟孙晓芬干点啥快活事儿,没想到有人横插一杠子。

 

孙晓芬家是不能去了,牛壮只好回到自己家,躺在炕上靠脑袋去幻想……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牛壮提着草篮跟镰刀,正准备出门去割草喂牛。

 

可刚开门的,就看到门前站着个漂亮姑娘。

 

那姑娘可是真漂亮,大眼睛双眼皮,挺挺的鼻子红红的嘴唇儿。

 

身上穿着件卡通猫的紧身小T恤,透露着一股青春靓丽的气息。

 

“傻子,你还认识我吗?”

 

漂亮姑娘开口询问,声音中充斥着一股子得意劲儿,作为全村唯一一名大学生的得意。

 

牛壮挂起憨傻的笑容,“沈芳芳,破裤裆,里面藏着一个筐……”

 

沈芳芳一听就知道牛壮要说小时候不知道那个老流氓编的那难听的顺口溜,她狠狠一把推开牛壮打断牛壮的话,然后就大方的走进了牛壮家里。

 

牛壮挂着憨傻的笑容,目视着沈芳芳。

 

但是他心里一点都不傻,沈芳芳就是老沈的闺女,在城里上大学。

 

这不年不假的,还不是周末,再联系到昨天老沈家起火,他不能不多寻思点事。

 

这时候的沈芳芳,已经走到了家里的两头牛近前。

 

她捂着鼻子,显然是嫌弃牛身上的味道太刺鼻,但还是不肯离开。

 

随后,她更是对牛壮说道:“傻子,你这两头牛喂的不错啊,能值几个钱了。”

 

果然,牛壮就知道沈芳芳不会无缘无故回来,更不会无缘无故登门。

 

不过他依旧憨傻笑着,他得看看沈芳芳到底想怎么把这两头牛拉走。

 

牛壮这边想着,沈芳芳那边也没耽误了琢磨。

 

昨天听到老妈说家里起火,她心急到不行,请完假就着急忙慌的回来了。

 

在家里,老爸跟她嘀咕起了白天老妈冤枉牛壮的事,她当时就不乐意了。

 

她认为老爸太傻,跟牛壮几乎是一类人。

 

“反正牛壮是个傻子,没准卖牛时还会被人骗呢!与其他被别人骗,还不如把两头牛补偿给我们,大不了以后咱多照望下他,时不常的给他三瓜俩枣,没准他还得感激咱们呢!”

 

这是沈芳芳昨晚跟她爸说的话,完全赢得了她妈的赞赏。

 

娘俩一拍即合,决定还是得从牛壮身上找补偿,把那两头牛给牵来。

 

沈芳芳小手一拍胸脯子,然后就把这事儿给应下了。

 

这不今天起了个大早,从孙晓芬家离开后,就来牛壮家要牛来了么……

 

稍稍琢磨一下,沈芳芳拨弄着肩头垂落的长发,羞赧的说道:“牛壮,你还记得咱们小时候过家家时,你跟我说长大以后要娶我吗?”

 

牛壮裂开嘴笑了,一脸的傻模样,“娶芳芳,娶芳芳。”

 

沈芳芳眼神中透漏出厌恶的色彩,但这并不妨碍她继续温言软语。

 

“牛壮,现在我家起火了,我上学都没有学费和生活费了。学校一听说我家起火,立刻就把我给撵回来了,不让我再上学,说是等凑齐学费再让我去上。”

 

“可是我想上学,我真的好想上学,我还想着等上学毕业后找份好工作,多赚点钱养着你,这样我们就可以真的在一起了,然后给你生娃娃,给你买更多的牛……”

 

一通诉苦加一通美好的幻想过后,沈芳芳抛出了最终目的。

 

“牛壮,你能不能把牛给我呀,让我卖掉,然后凑学费和生活费。这样等我以后毕业了,就可以赚更多的钱,给你买更多的牛。等咱们结婚时,让满院子里都是牛,好不好?”

 

牛壮当时就乐的合不拢嘴了,连忙兴冲冲的点头,“好!”

 

沈芳芳喜上眉梢,远没想到这么简单就把牛壮给骗了。

 

老妈昨天还又是污蔑又是耍赖的,何必呐,对付个傻子而已,几句谎话就足够了!

 

她愈发的得意,然后恭维了一句牛壮是好人后,就吩咐道:“那你把牛牵我家去吧!”

 

话撂下,信心十足的沈芳芳转身就走。

 

那双裹在大长腿上的肉色丝袜,在太阳下还泛起闪闪银色。

 

牛壮看的过瘾,眼珠子直勾勾的。

 

可牵牛的事情,不干。

 

沈芳芳走了几步,发现身后没动静,好奇的转身来看,就看到牛壮满脸傻笑。

 

她催促道:“快牵牛啊,赶紧跟我走,我还着急回学校呢!”

 

牛壮咧着嘴笑道:“不牵。”

 

沈芳芳愣住了,“你刚才明明答应我的,怎么又不牵了?”

 

牛壮一本正经的指着那两头牛,一字一顿的说道:“牛、壮。”

 

他的意思很明确,一头牛叫‘牛’,一头牛叫‘壮’。

 

合起来,牛壮,这两头牛是他牛壮的。

 

沈芳芳当时就明白了,牛壮,不给牛!

 

这让她有些急眼,原本还以为挺顺利一事儿呢,没想到牛壮光答应不干活。

 

这可怎么办才好呢,总不能……色诱这个傻子吧?

 

只一眼,沈芳芳就不敢看了,吓的连忙闭上眼睛。

 

太凶了。

 

只是身上传来的那种异样的感觉,让她又本能的希冀着什么。

 

忍不住的,她还是偷偷睁开眼睛,继续打量向牛壮。

 

发现沈芳芳的小心思,牛壮炫耀似的挺动着腰身,往沈芳芳靠了过去。

 

沈芳芳当时就急眼了,赶紧往后撤!

 

可是被牛壮禁锢住的芳芳根本挪不开身子。

 

于是沈芳芳向牛壮展开了央求,“好牛壮,到底怎样你才肯答应我嘛,你先放开我。”

 

听到这话,牛壮心里美滋滋的得意着,但脸上却一副老实巴交的委屈。

 

“我答应你,我愿意承认火是我放的。但是我有个条件,你不能再惩罚我了,你赶快给我变小,我难受的紧!”

 

沈芳芳原本听到牛壮答应下来还挺高兴的,可是听到条件却是哭笑不得。

 

她解释道:“这不是我惩罚你的,是你自己的原因。”

 

牛壮更委屈了,“怎么可能是我自己呢,明明是碰到你后才这样的,这肯定是你在惩罚我。芳芳,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你快帮我弄小吧!”

 

这事……沈芳芳也没经历过啊,她哪知道怎么才能让男人的那里变小。

 

倒是偷偷看小电影的时候发现,男人做完那种事情后就会变小了。

 

可是,她总不能为了不到一万块钱,把自己身子给交代出去。

 

沈芳芳琢磨着,要不就拉倒吧,反正本来也是坑傻子,坑不到就算了。

 

可转念一想这傻子都答应承认放火了,这即将到手的一部iphoneX,她真舍不得。

 

于是她想了想,想到了网上看到的解决这种问题的一种方法。

 

可为了同学们艳羡的目光,为了在老爸老妈面前长脸,她决定弄一次。

 

只当是不小心摸了狗,反正小时候又不是没碰过……

 

心里打定了主意,沈芳芳也就不多纠结了,红着脸将牛壮给喊进了屋里。

 

“牛壮,我可以解开我对你的惩罚,但是你必须答应我,等完事后出去跟人承认,昨天早上我家那把火是你放的,这样我就解开你的惩罚。”

 

听到沈芳芳的话,牛壮脸上挂起了标志性的憨傻笑容。

 

“我答应你,解开惩罚后我就出去说,我要是不说的话,我就是小狗!”

 

得到牛壮郑重的承诺,沈芳芳这才放下心来,让牛壮把裤子脱了。

 

牛壮问为什么要脱裤子,沈芳芳红着脸没好气说,“让你脱你就脱,那么多废话。”

 

挠了挠脑袋,牛壮这才把裤子脱了。

 

看着他那傻里傻气的模样,沈芳芳嗤之以鼻,眼神中斥满不屑。

 

只是这种不屑的目光,随着牛壮裤子的脱掉而瞬间被惊骇所取代。

 

沈芳芳下意识的吞了口唾沫,这不是馋的,而是给吓的。

 

她甚至都有些后悔,后悔心里生出用手帮牛壮解决的建议来。

 

只是事已至此,再多的后悔也没用。

 

沈芳芳深吸口气,鼓足了勇气,这才敢正视牛壮,将手伸了过去。

 

在触碰到的第一时间,沈芳芳就感觉自己的心脏跳的特别急促,比跑完千米还厉害。

 

她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也不敢去想。

 

这时候的牛壮,却是舒服到不行。

 

看着沈芳芳羞红的脸蛋儿,更是让他看在眼里爽在心头。

 

不过当他看到那件紧身T恤里的美好随呼吸上下起伏时,心里就有了更多的贪婪。

 

于是牛壮伸出手。

 

看着牛壮的动作,沈芳芳当时就急了。

 

她羞恼道:“你干嘛,别弄了,你那只大黑手把我T恤都摸黑了,让人看到像什么啊!”

 

牛壮‘哦’了一声,还真就乖巧的把手给收了回去。

 

可是,下一瞬他就惊喜万分的说道:“我有办法了,你把衣服脱掉,这样我就摸不黑了,别人也就看不见了,芳芳你说我聪明不聪明?”

 

沈芳芳都快羞疯了,她都不知道牛壮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

 

怎么这一波波的傻气冒出后,全都把她套在里面了。

 

虽然是奔着两头牛来的,可到眼前为止,牛毛都没捞到一根,便宜却被占去不少。

 

可牛壮付出了什么?细想想,什么都没付出。

 

沈芳芳都觉得有些窝火,要不是牛壮先前答应了,她现在都想转身走人!

 

只是终究舍不得那两头牛,所以她只好强忍着对牛壮的羞恼,不说话继续之前的动作着。

 

可弄了一会儿后,她又受不了了。

 

不是牛壮又要求干啥,而是沈芳芳自己难受的厉害。

 

心里特别的渴望.……

 

于是,沈芳芳忍不住了……

 

刚才牛壮的大黑手在身前游走时,沈芳芳虽然很羞恼,但却感受到了舒服。

 

现在回想起来,那种舒服感真的很美妙,应该可以会让她的难受舒缓些。

 

只是就这么直接说让牛壮帮她弄,她还真觉得挺羞人的。

 

想来想去,沈芳芳终于找到了合适的理由。

 

她羞红着脸蛋儿对牛壮说,“算了,为了解开你的惩罚,你……摸摸吧!”

 

说完,她就扭头望向一旁,不敢再看牛壮,脸上斥满羞意。

 

听到沈芳芳的话,牛壮暗暗笑了,他就知道沈芳芳肯定会忍不住。

 

伸出手,他探进了那件紧身T恤内。

 

那两只大手特别的不安分,一刻都没有消停。

 

而且动作特别粗暴,沈芳芳都快受不了了。

 

“牛壮,好痛,不要弄了,好舒服……啊~!”

 

到底是痛还是舒服,连沈芳芳自己都说不清楚。

 

她就觉得牛壮那双大手好像有着无尽的魔力,带给她带来苦痛之余,又带来了另类的刺激舒爽,让她觉得好过瘾。

 

她甚至都忍不住的偷偷怀疑,自己是不是又受虐倾向。

 

明明牛壮折腾的那么厉害,她却感觉到好舒服。

 

两人在炕上折腾了大半个小时后,终于临近了落幕。

 

这个时候的沈芳芳,额头香汗淋漓,发丝黏粘在上面,双眸荡漾着春情。

 

她真的感觉自己快要不行了,全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空了一样。

 

而牛壮也释放了出来。

 

“好了,我已经帮你解开惩罚了,现在你也该去跟村里人承认你放火的事情了。”

 

被沈芳芳拿温润的小手给弄出来,牛壮很是舒服,感觉全身都通透了似的。

 

只是他现在越来越想要沈芳芳了。

 

这么漂亮的姑娘,这么性感的身子。要是不能真的发生点什么,那多可惜啊!

 

于是心里不满足的牛壮,故意撩到沈芳芳,“芳芳,你身上好多汗了,我帮你擦擦。”

 

说着,他就伸出手,往沈芳芳摸去。

 

沈芳芳当是就急眼了,好不容易结束了,要是在被他勾起感觉那还了得。

 

她连忙躲避开来。

 

所以她厌恶地瞪了牛壮一下,找了个东西,擦拭起自己身上的汗来。

 

正擦拭着身体呢,沈芳芳却突然看到牛壮直勾勾的看着她。

她当时就气坏了。

 

沈芳芳满脸羞恼,“臭流氓,臭傻子,我让你偷看,我让你偷看……”

 

牛壮边躲边委屈的抱怨,“我就是替你看看擦干净了没有,没干净我替你擦擦。”

 

“我用你帮我?流氓!”

 

沈芳芳嗔斥了几句后,红着脸来到院内。

 

深吸几口气,将乱糟糟的心情平复后,沈芳芳决定走人了。

 

她想着赶紧让牛壮出去承认,承认完了她就让老爸过来牵牛。

 

至于牛壮……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了,今天发生的事情,让她感觉到羞人!

 

于是她催促道:“牛壮,赶紧出去跟人承认你放火的事情,别耍赖!”

 

牛壮从屋内出来了,直把胸脯拍的‘嘭嘭’响,“我不耍赖,耍赖是小狗!”

 

说完,牛壮就迈开大步走出家门,往远处人堆去了。

 

原本沈芳芳还有些老不不乐意,不乐意为了两头牛结果发生了那种羞人事儿。

 

可看到牛壮这个傻子真的去找人说去了,她又忍不住的高兴。

 

她早就想好了,两头牛,品种不错,重量也足,加起来能卖个七八千块钱。

 

买个iphoneX拿在手上,坚决不能套壳子,要套也是套透明的,这样也好让别人看到她的新手机多么牛壁。

 

眼下见到牛壮奔着人群去了,她仿佛见到崭新的iphoneX正在向自己飘来。

 

飘来脸蛋儿上洋溢起开心笑容,沈芳芳就往牛壮那去了。

 

她得亲耳听听,牛壮承认放火的事情,毕竟这可是她的功劳!

 

牛壮还真奔着人群去了,而且心里也真是存着承认放火的事情。

 

走到人群近前后,他嘿嘿嘿的一通怪笑,把那些说闲话的老娘们儿们吓一跳。

 

“不是,傻牛壮,你笑什么呢?笑的怪吓人的。”

 

有人询问,牛壮这才停止了怪笑。

 

环望过众人后,他这才神神秘秘的说道:“芳芳要嫁给我啦,她还摸了我!她还要我告诉你们,昨天早上那把火呀,其实是……”

 

正说着的,突然有温润小手一把将他嘴巴给捂住。

 

随后,他就看到沈芳芳羞红着脸,着急忙慌的跟人解释。

 

“你们别听他瞎说。”

 

急匆匆的说完,沈芳芳拉住牛壮胳膊强行往回拖,也不知哪那么大的力气。

 

牛壮急了,死气掰咧的挣扎着。>>>>全文在线阅读<<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