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头条 > 新闻正文

同桌你下面太紧了进不去-早上醒来灼热还在身体里

这委屈肯定是跟工作有关,只是老孙不好管。


   这天半夜又没见林杏儿回来,老孙都在门口转好几圈了,有人来赊东西老孙都懒得搭理。

   眼见天哗哗下起雨来,老孙的心都揪起来了。

 文学



   都十一点多了,这可是从来都没有过的。

   老孙等不了了,正想出去找找看,突然见到雨雾里一个人影缓缓行来,雨伞也不打,孤零零的。

   老孙一看那身形就知道是谁了,赶忙冲过去。

   果然是林杏儿,她淋成了落汤鸡一样,失魂落魄的,看到老孙,哇的一声哭着扑老孙怀里了。

   老孙见她一只衣袖被撕破了,纽扣也掉了一颗,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问她说:“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林杏儿什么都不肯说,只是抱着他哭。

   老孙心疼死了,把她搀进去,拿毛巾给她擦头发,看到她身上的衣服都湿透黏在身上,虽然看着很诱人,老孙却一点別样的想法都没有,找出自己的衣服递给她说:“你进去洗个热水澡,可別感冒了。回头有什么委屈你跟孙爷爷说,孙爷爷给你出头。”

   “不……不用了,我……我回宿舍再洗吧。”林杏儿抽抽噎噎的说。

   老孙摇头说:“现在上面没有热水了,你就在这里洗吧,爷爷还要听你说发生什么事了呢。哪个混账东西欺负我们家杏儿了,看我不抽死他。”

   好不容易把林杏儿劝去洗澡,她出来照旧什么都不肯说,只是哭。

   老孙是个人精,知道不逼她是不行了,于是拍桌站起说:“你不说是吧?行,爷爷自己找人问,我就不信问不出来。”

   林杏儿果然中招,拦着他说:“孙爷爷,你別去,外面还在下雨呢。你想知道的话,我……我跟你说。”

   两人坐好后,林杏儿犹豫了好一阵才把受到的委屈说出来。

   她果然是在工作上受委屈了。

   她家教的对象是个女孩,这本来没什么事。可问题是,那个女孩有一个很好色的爸爸。

   在林杏儿去教学的这段时间里,他一直骚扰林杏儿。

   今天晚上碰到下雨,他没让林杏儿走,叫林杏儿留宿第二天再走。

   林杏儿没带伞,地方又离得远,没办法,只好接受。

   她以为只要女主人跟她教的那个女孩在,男主人就不敢对她做什么,谁知还是出现了误判。

   那男主人趁所有人睡着,居然摸到她房间想强她。

   老孙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那儿,问她说:“那你有没有被他……”他问不下去了。

   林杏儿一听,眼泪又哗哗往下流,抽噎着说:“我……我也不知道。”

   那怎么能不知道呢?老孙急了:“他进没进去你没感觉呀?”

   林杏儿哇的就哭了:“好……好像进去了,可是……可是我没见到血。第一次不是都会流血的吗?”

   果然没猜错,林杏儿就是个处,可她这话也太那啥了,不好判断呀!

   老孙搂着她哄:“你再仔细想想,他到底进没进去。”

   林杏儿终于说实话了:“他进去了,可是他一进去我就把他踹飞了,然后……然后我就跑出来了。孙爷爷,怎么办,这样我还怎么嫁人呀!”

 老孙松了口气,安慰她说:“你先別哭,他才进去你就把他踹出来了,也许他还没得手呢?”

   “那怎么能叫没得手呢?他都进去了。”林杏儿哭得稀里哗啦的。

   老孙挤出笑来跟她解释说:“只要你那个没破,那就不算真的失身,不妨碍你嫁人。你不是说你没见到血吗?”

   “可是……可是……我也不确定破没破呀!也许它破了,只是没流血呢?”

   老孙拿她没办法,递给她一块镜子说:“你到我房间里自己照照看,破没破一看就知道了。”他挺想说自己可以帮忙的,但好人设已经让他立起来了,不好破坏。

   大概是接受了老孙的说法,重燃希望的林杏儿没那么难过了,她一脸忐忑的进了老孙的房间把门关起。

   老孙在门外走来走去,心情就像在手术室外等待老婆生产的男人,七上八下的。

   无论如何他都不愿意林杏儿被人玷污,如果出来坏的结果,他拿刀砍人的心都有了。

   早知道有今天,还不如他之前做坏人先把林杏儿骗到手呢!

   其实他现在就很愤怒,就算没破,那人也进过林杏儿,这是不争的事实。

   他打定主意,等把林杏儿安抚好了,一定想个办法帮林杏儿出这口恶气。

   这都什么人,给自己女儿找家教,竟然这样对待家教。将心比心,身为父亲,难道他就不担心自己造的孽,终有一天报应在他女儿身上?

   想着想着,他思绪一飘,就想到了房间里林杏儿的姿势。

   这可太诱人了,想着她敞着照镜子,说不定还得扒拉开……老孙抚一把翘起的老伙计,心情挺郁闷的。

   正胡思乱想,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林杏儿把手背在身后,一脸羞红的看着老孙,也不说话,把老孙给急的,问她说:“怎么样?破了没?”

   林杏儿扭扭捏捏的说:“没,我看不到。”

   “什么意思?你没看?”

   “不是。我看了,可是我自己看不到。”林杏儿一脸委屈。

   “那怎么办?”老孙下意识的问了句。

   气氛瞬间陷入沉寂,好一会儿林杏儿才嚅嚅说道:“要不……要不……孙爷爷,你帮我看一下好不好?”

   意外的惊喜把老孙都整懵了,他下意识的反应竟是连连摆手,跟林杏儿说:“那不行。我是男的,怎么可以随便看你那个。要不你回宿舍找你同学帮忙吧?”话说完以后,他差点没忍住打自己一巴掌。

   到嘴的肥肉都让自己给扔了,这懊恼太澎湃了。

   他还以为没机会了,谁知林杏儿竟是摇头,咬着嘴唇说:“不行,我不能让我同学知道那个事,要是传出去的话就完了。孙爷爷,你就帮我看一下吧,您那么大年纪,我都当你是我亲爷爷,让你看一下没关系的。”

   这样都行?

   看来她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出来就是想找老孙帮忙。

   老孙还挺犹豫的,虽然失而复得,但他始终觉得像林杏儿这种女孩不应该被自己这么对待。

   不过林杏儿的担忧也不无道理。女人的嘴是最信不过的,她要真找同学帮忙,说不定第二天整个学校都知道她被雇主猥亵的事了。对林杏儿这样的女孩来说,她哪还有脸继续呆在学校,那前途不就毁了?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