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头条 > 新闻正文

中午趁没人偷偷到厨房掀起

但依旧能感受到李洁的迫不及待。

 文学


    但陈江也不着急,要是太激动了,反而会让李洁怀疑,所以他只要躺下来享受就行。

    李洁扯开了他的裤子,就觉得十分惊讶,先前看轮廓,就已经觉得不是一般大,现在仔细一看,才发现大得吓人。

    跟他一比,自己老公那点,还能算什么东西。

    所以李洁也有些被吓坏,心想要是把这东西放进去,那还不得爽死才行。

    陈江躺在那里,感受着李洁捧着自己的玩意儿,但她却没有进一步的行动,也不由让陈江感觉很着急,心想她到底还来不来。

    “嫂子,你要跟我玩什么游戏啊?”陈江有些等不下去,就开口问了一句。

    李洁就笑着说:“你别急,嫂子慢慢跟你玩。”

    她说着,陈江就感觉到,有什么柔软的东西,在自己的那里慢慢蹭着。

    接着,又有两片柔软,夹住了他那里,还上下来回蹭着。

    这种刺激的感觉,几乎让陈江浑身发颤,觉得无比刺激。

    陈江也是一愣,心想嫂子难道是在用胸,给自己弄那里吗?

    想到这里,陈江就更加舒坦,闭上眼睛开始享受。

    但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忽然传来“砰砰”的敲门声,还很着急,瞬间就把两个人给吓坏了。

    李洁有些惊慌失措,急忙站了起来,冲着外面喊:“是谁啊。”

    “是我,周良!”外面传来了喊声。

    李洁脸色一变,急忙对陈江说:“小江,你先把衣服穿上,我出去看看。”

    她匆匆忙忙地跑了出去,还把门给合了起来。

    看着李洁的妖娆的背影,陈江不由有些懊恼,心想他怎么偏偏这个时候过来,刚好坏了自己的好事。

    但是村子里面,也没有人敢惹周良,因为他是村长的儿子。

    他三十多岁的,还整天游手好闲,就算是已经娶了老婆,还总对别的女人动手动脚。

    虽然村上不少人都对他颇有怨声,但是村长宠着他,谁也拿他没办法。

    陈江提上裤子,走到门边上,朝外面张望着。

    只见李洁刚一开门,周良就把门撞开,跌跌撞撞地走了进来,还醉醺醺地笑着说:“小洁,我过来看你了。”

    看他似乎是喝醉了酒,李洁也不敢碰他,一边往后退,一边说:“都这么晚了,要不你还是先回去吧。”

    “我才不回去,家里家里的母老虎,哪能跟你比。”

    周良坏笑着,一把拽住李洁,就把她给拉进了怀里。

    虽然李洁拼命想要反抗,但是周良的力气大,根本就挣脱不开。

    周良有些得意地笑了笑,似乎是心满意足,又俯下身去,想要强吻李洁的脖子。

    看到这一幕,陈江顿时就扣住了门板,感觉心里有股怒气。

    平日里周良混蛋也就算了,没想到他喝醉了之后,竟然直接找上门来调戏李洁,简直就是禽兽不如。

    李洁反抗不得,只能哭着说:“你别这样,放开我……”

    但周良完全没有怜香惜玉的样子,反而坏笑着说:“臭娘们,还跟我装什么装,老公死那么早,肯定早就想要了吧?”

    李洁还想要说话,但周良已经把她摁倒在桌上,就开始去撕扯她的衣服……

 李洁被他摁在那里,发出了痛苦的喊声。

    而且周良居然还崛起了屁股,扯着自己的裤子,分明就是想对李洁做那种事情。

    陈江看到他的屁股蛋,瞬间就急了,心想自己要是不出去,嫂子就得被她给弄了。

    自己都还没尝到热乎的,怎么能先被周良给弄了。

    所以陈江也管不了那么多,猛地推开门冲了出去,大喊着说:“坏人,不许欺负我嫂子!”

    见有人出来,周良也停了下来。

    但他回过头,发现来的是陈江,也不紧张,就对他说:“你这个傻子懂什么,我在跟你嫂子办正事,你赶紧回去。”

    陈江见他还骂自己是傻子,心里就更气了,嚷嚷着说:“不对,我嫂子哭了,你在欺负我嫂子!”

    周良刚到兴头上,却被陈江给打断了,所以心里也有气。

    再加上陈江喋喋不休,周良就直接大骂着说:“他娘的臭傻子,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周良看他是个傻子,以为好对付,连裤子都还没拉上,就已经朝他走过来。

    “啊……杀人啦……杀人啦……”

    陈江看他过来,瞬间就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吓得转身就跑。

    看他这么怂,周良得意地笑了起来。

    但是这个时候,陈江忽然从墙角抓来一根木棍,就转身大喊着说:“欺负我嫂子,你这个坏人,我要打死你!”

    陈江这些年虽然傻,但是身子却长得很壮,直接抄起手里的木棍,就朝着周良的身上砸过去。

    周良还想要还手,却没想到陈江这么凶,顿时就被打得嗷嗷直叫。

    陈江一边打,还一边大骂着说:“让你欺负我嫂子,让你欺负我嫂子!”

    虽然李洁在旁边看着害怕,但也不敢上来阻止,只能任凭陈江对他动手。

    周良连滚带爬,逃到院子里面,但陈江还是在后面穷追不舍,非要把他打得不敢再来才行。

    这时候村民们都还没睡,听到周良的的惨叫,纷纷跑过来看热闹。

    大伙围在旁边看着,起初都在笑,还说傻子居然打人了,实在是有意思。

    但是很快就有人认出来,陈江在打的,原来是村长的儿子。

    这一下,立马就有人上来劝架了,说这是村长的儿子,让他别再打了。

    陈江气得跳脚,又哭着说:“他是坏人,欺负我嫂子,我要打死他!”

    周良一直都被打,躲还还不急,更不要说是提自己的裤子了。

    大家看周良光着屁股,旁边的李洁衣衫不整,还哭得梨花带雨,立马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周良干这样的混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是大家顾着面子,都不敢说什么。

    可是陈江是个傻子,傻子打人不犯法,就算村长家里要计较,总不会去为难一个傻子。

    所以大家看这架势,也都干脆不劝架了,就在旁边看着。

    最后还是村长的婆娘听到动静,跑了过来,才知道出了这样的丑事。

    毕竟是周良先动了不好的心思,他老娘也不好意思多说什么,只能教训了周良两句,把他给带回家了。

    大家伙见没什么热闹可看的,也都纷纷退去。

    但是李洁却忽然跑过来,把他手里的木棍丢到旁边,冲他说:“跟我进来!”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