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 新闻正文

4名“00后”列兵的故事带你了解他们心中的美好愿景

小街位于深圳东部的沙头角镇。守街的是武警广东总队执勤第三支队十三中队,于1969年3月入驻至今已有50年。1996年,中队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沙头角模范中队”荣誉称号。

驻守于此,守望城市繁华。无论风云涌动,于这里的战士而言,他们始终有一个守护和平稳定的共同愿望。

今天,我们通过4名“00后”列兵的故事,了解一下他们心中的美好愿景。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列兵的心愿

本期撰稿:兰亚隆 魏 曦 廖彬华 廖 键

一条小街长不到250米,宽不足4米,却是多元文化的交汇点—一边是深圳,另一边是香港。

这条街,就是中英街。

小街位于深圳东部的沙头角镇。守街的是武警广东总队执勤第三支队十三中队,于1969年3月入驻至今已有50年。1996年,中队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沙头角模范中队”荣誉称号。

驻守于此,守望城市繁华。无论风云涌动,于这里的战士而言,他们始终有一个守护和平稳定的共同愿望。

今天,我们通过4名“00后”列兵的故事,了解一下他们心中的美好愿景。

——编 者

源于热爱

孙梓钧

身高1米84的孙梓钧在距离部队130多公里的一线城市广州生长了18年。前段时间,他立下一个小目标——要参加录制歌曲《我和我的祖国》。

为此,他一有空就听音乐、跟着音乐哼哼,上厕所哼,梦里哼,还一度把舍友吵醒过。入伍前,多次参加地方综艺比赛的他,对这首歌从未这般着迷,原因是“以前没听出现在这种感觉”。

但这次,他爱上了这首歌的歌词和旋律。

“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首赞歌。”他站立的地方正是中英街。这条街以中心立起的8块界碑为分界线,一边是香港,另一边是深圳。

从2月18日首次站岗以来,两边商铺上挂着繁简两种不同字体的广告牌、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和紫荆花旗,每次凝视、每走一步,他都感受历史的沧桑。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尽管他生长的羊城广州也有着浓厚的革命文化气息,读书后也常去烈士陵园、黄埔军校等地方接受熏陶,但那时并没有太热烈的感受。

高中毕业后,正巧赶上征兵季,在家人的催促下,孙梓钧报了名,到了部队。

在中英街,狭窄的街道“变身”繁华的购物天堂,节假日一度达到每日十万人的流量。如今,看到抱着手机的低头族、拎着大包小包的游客,他总是时刻提醒自己,更要注意自身形象、站好每一班岗。

有一天,他看到一名个头、年纪跟他都差不多的低头族撞到了一旁的大树上。他忍不住哈哈一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不正是当兵前的自己吗?

什么时候改变的?他也说不清。但他觉得:挺好的。

有一次,一位高中同学跟家人来中英街旅游购物,意外看到孙梓钧在站岗。周末发信息问他:这还是你吗?看着满街靓仔、靓女喝冷饮、逛街,你在太阳下站得裤腿都滴汗,这为了啥呀?

“哪有这么惨,我感觉我是整条街最靓的仔!”他这样回答。

三天一班的夜哨是最难熬的时候。这时,他常常会通过“放电影”的方式让时间过得甜一点、快一点。

站哨期间,他常常想到跟家人在一起的美好,他想让家人过得更好,而家人最期盼的就是他在部队变得优秀。家人时常会在电话里给予他期许。

同样,有时也会想到懊悔的事,心里会不自觉地想起入伍以来,特别是最近工作训练上的不足。

但他有时也感谢这班折磨人的夜哨,让他有这么一个安静的机会能够重新认识自我,让他为守护城市的安宁和平尽一份力。

如今,孙梓钧爱上了站哨,更爱上了哨位上的自己。凭借着这份热爱,他已连续5个月被评选为红旗哨兵。

心声

有目标就不怕没力气

■孙梓钧

努力到无能为力,你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大的力气;拼搏到感动自己,你才能知道自己到底能拼到什么地步。自己有不足,那就凡事抢先、拼尽全力。

因为幸福

肖俊

1米87的大高个,健硕的肌肉,笑起来的质朴,像极了电视剧《亮剑》里的警卫员魏和尚。他叫肖俊,9岁时在河南一家武校上学。辛苦的习武、严格的管理让他觉得自己平淡的人生似乎翻不起一丝波澜。

和魏和尚不一样,他没有想过自己会当兵。就像当年被送到武校一样,在家人的安排下,他去了部队,“这似乎让我对平淡的生活有了期望。”肖俊还挺开心的。

而入伍不到半年,一次站岗,肖俊竟被一群小孩弄哭了。

那天早晨,他刚接岗没多久,一群小孩背着书包蹦蹦跳跳地朝他守的关口走来。这是一群从深圳到香港上学的小学生。突然,为首的小男孩一个立正,胖嘟嘟的双腿有模有样的夹紧,抬起右手——一个标准的少先队队礼!说了声“武警叔叔辛苦了!”紧接后面的小男孩一个接一个地说了这句话……

“我站立的地方就是中国!”刚回过神来的肖俊内心翻滚着这句话。他说这是18年来第一次被人称为叔叔、第一次被这么多人致敬。

他第一次体会到“国家”这个词的重量与温度。

“当叔叔、被敬礼的感觉真好,好到热泪盈眶。”他把这件事告诉了中队所有的战友。

“这比我在武校时拿全国青少年武术比赛第三名还要高兴。”肖俊一夜未眠,他让班长帮忙调好了哨,期待着明天站哨还能遇到这群可爱的小朋友。

这事之后,肖俊变了,变得眼里有神、脸上带花,见谁都带笑。小学生来部队参观,他主动请缨表演拳术。街道大妈端午节来队包粽子慰问,他拿着粽叶主动上前学习、唠家常。实战化格斗示范,他站到班长面前说:“班长,你使最大力,战友们才看得出效果,我练过,扛揍,你放马过来……”

吾心安处即是家。肖俊打心眼里以队为家。一次,中队烧烤,肖俊所在排被安排为烧烤主场,班长让肖俊在厨房负责分派烤串。战友们都围着他要这要那,忙得不亦乐乎。

“可惜天气热了点!”中队长随口的一句话让肖俊听见。不一会儿,他搬来一个大电扇,“这是炊事班炒菜降温专用的。”肖俊笑呵呵地扛着电扇,他满脸笑容的脸上渗着豆大的汗珠。

肖俊跑前跑后,战友们拿着可乐一拨又一拨地敬他。班长鼓励他将这份积极性投入到工作执勤中去,他连连点头,记在心里。

如今肖俊逐渐爱上了自己的工作。他常说自己是幸福的,因为对工作、对部队、对战友,他已心生情愫。

心声

成长与感动

■肖 俊

在部队我能感觉到自己进步的速度,班长说这就是成长。感谢部队给了我一个能让我不断成长不断感动的舞台,我一定站好每一班岗。

想要醒目

杨杰

杨杰来自贵州的一个小山村。高中毕业毅然选择入伍,他的目标和舅舅当初的选择一样,希望通过当兵变得更成熟,变得与众不同。

当兵第一次站在中英哨上的杨杰,心里的满足感就超出了期望值。脚踏锃亮的皮鞋,身着军装,头戴大檐帽,徒步巡逻感觉脚底生风!

能吃苦,对中英街的兵来说是远远不够的。新兵连班长王耀成发现,杨杰不仅能吃苦,他还能苦中求变、不断进取。

没完成任务就是失职,无理由可辩。一次,杨杰担任班里小值日,中午在饭堂分菜、打饭时,因一时手忙脚乱,开饭时发现少了一盘菜。班长一句,“因为你的失误让战友们吃不饱饭”。

他脸发烫,埋头喝汤。眼泪混着汗水滴落到汤碗里。他没有一点点委屈或埋怨,他知道对于新兵连,一盘“硬菜”对全班战友的重要性。

晚上就寝后,他一钻进被子里就抽泣起来。班长的训斥在他脑海久久回荡。

但他并没有因此而消沉,反而激励出干好工作的斗志。

在中英街上站哨,主要工作是维护游客和当地居民的正常秩序。街上,人流高峰期达到每秒钟有5人从岗哨通过。“哪个是居民,哪些是游客?”哨兵需要心里有数。

仅两天,这个沉默的山娃娃便在测试中做到精准分辨。他在心得交流上同战友们分享了自己的辨别技巧——提前三米开始预判,不要来到跟前再判断。

中队业务骨干们将他的这个心理预判方法进行了研讨,经验证可行后,立即向中队推广。

除了哨位上的认真负责,杨杰在连队里的拼搏努力,战友们也看在眼里。

在队里,他没事会跟在老兵后面,静静地看,默默地学,从厨房洗菜、切菜、炒菜,到训练休息间隙老兵PK单双杠。他眼里,部队没有超纲的内容,多学点,迟早都会用到。

如今,杨杰被认为是新兵里最醒目的兵。杨杰说,醒目并不一定要夺目;默默地努力,做个有能力并心存善意的人,便能像盏明灯一样照进别人心里。

心声

找准方向

■杨 杰

是军营让我找准人生的方向。它像一座灯塔,指引我前进的道路。从深山之中到繁华都市里,我立志,不仅要好好当兵,还要当个醒目的兵。

乐于吃苦

蔡汉峰

个子瘦削,皮肤黝黑,眼神坚定,一握手,满手茧子。细细一数,掌心、手指节共有7个破了的茧包。来自广东梅州的客家小伙、列兵蔡汉峰咧嘴傻笑:“这都是练单双杠给磨的!”

无论什么时候,他总是腰杆板正,充满激情!他很坦诚,话匣子突突地说个不停。

《士兵突击》《我是特种兵》等军旅剧在蔡汉峰心中种下了军旅梦的种子,而2018年9月一则征兵广告,让刚考入广东司法警官学院的他来到军营。

下连后,他来到中英街站哨,担心得最多的不是有多苦多累,而是有吃苦的机会。

执勤无小事,小事也是大事。在这里站哨的每个人都处于中外记者的镜头之下。“形象重于生命!”这是中队的口号,这条街是一代代官兵坚守的阵地。每一个敬礼、每一个转体靠脚……一言一行都代表着中国军人的形象。

能到中英街站哨需要思想、军事、体能、心理等7个方面素质过硬。

而体能是站岗执勤的基础。“所有的松懈哈腰,都是从体能下降开始。”他对班长的这句教诲印象尤为深刻。

这里只看结果,不看过程。下连后,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蔡汉峰光荣的成为了同年兵中第一批站上中英街的新兵,并在当月被评为红旗哨兵。

不久后,蔡汉峰因表现突出,被中队外派学车。

学成归来,他发现自己技能增加了,但体能落后了。五公里跑,之前比他体能弱的帮扶对象当起了他的小教员;军体单双杠,他也从先进变成了全中队喊加油的对象……

落后就要被淘汰,本领跟不上让他恐慌。巨大的心理落差让蔡汉峰为自己制订了一套体能加餐计划……

驾驶员培训归来的次日清晨,在四楼补休的蔡汉峰被楼下的喊杀声惊醒。蒙眬中他走到窗前,拉开窗的那一刻,他顿感杀声骤增,扑面、刺耳。楼下在练刺杀操,只有十个人,却气势震人。

“如果在正前方放块玻璃,杀声也一定能刺穿过去。每个人都是一匹气势汹汹的饿狼,个个杀红了眼!” 蔡汉峰激动地说,单是这一阵喊杀声就将他一下从安逸状态切换到战斗模式,热血沸腾、激情满满地投入到训练中。

心声

苦与甜

■蔡汉峰

舒服不是留给军人的。当兵的日子,有苦有甜。只有多吃苦、主动吃苦、吃过苦中苦,方知甜中甜。

图片摄影:廖 键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