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 新闻正文

办公室,揉弄小核,好爽-校花第一次太紧了又嫩

芳芳身上的香汗和沐浴露混杂的味道,老王下面顿时有了反应,憋的难受无比。

“芳芳啊,你不用那么麻烦,你抱抱王叔,人的体温是最温暖的,这样我就不冷了。”

 

李芳芳一听觉得有道理,有点害羞的尝试着去抱老王。

 

但老王坐着她站着,姿势总是不太舒服。

 

老王感受着弯下腰抱着自己的李芳芳,胸口一对饱满压在肩膀上,舒服的简直要升天了。

 

“笨丫头,放在王叔的腿上啊,这样姿势就对了。”他孜孜不倦的教着李芳芳。

 

李芳芳一想也是,羞答答的分开一双长腿,跨坐在了老王的腿上,一屁股把那东西压了下去,爽的老王哦了一声,一双大手青筋暴起,一左一右放在那对翘臀的两边。

 

只感觉手中的那处柔软,浑身一软又是一惊的李芳芳娇呼一声无力的趴在了老王的身上,嫩脸压他耳朵,长发刮擦着脖颈,沉甸甸的部位压着他胸口。

 

此时的老王软玉温香在怀,已经爽的什么都不想了,嘴角带着一丝微笑的他眯着眼睛享受了一会儿,慢慢睡着了。

 

担惊受怕又被老王这么欺负的李芳芳同样精力疲惫,强忍着因为老王的触碰而倍觉敏感刺激的感觉,她的眼皮子沉重,最终也睡了过去。

 

早上爬起来的时候,老王发现李芳芳已经醒来了,而且把自己店铺里收拾的干干净净,不由大乐。

 

再三确认老王身体一点问题没有的李芳芳松了口气。

 

吃过早饭以后,两人离开小卖部,李芳芳带老王去医院。

 

在路上老王去了一趟药店,购买了一些可能用得上的药草。

 

医院里老王见到了李芳芳的母亲刘梅芳,刘梅芳左眼缠着纱布,四十多岁的年龄,跟老王差不多的年龄,两人是同龄人啊。

 

老王顿时有点虚,我的妈呀,要是到时候真的把李芳芳娶回家那就刺激了,她娘都不知道有没有自己年纪大呢。

在这种顾虑下,老王当然不敢暴露出对李芳芳有任何企图的样子,只是伪装成一个热心肠的单身大叔。

 

刘梅芳也是个老实本分的农村女人,性格也好,听李芳芳说老王帮了女儿那么多以后,对老王非常热情。

 

趁着护士不在,刘梅芳把纱布摘了下来。

 

只见她的左眼发黑发肿,眼袋明显,眼角到处都是液体,一会儿工夫就滴滴答答的往下落。

 

“也不知道咋回事,好端端的眼睛开始流眼泪,一直都不好,越揉越严重,现在活也干不了,芳芳年纪轻轻的却要出来打工受罪。”刘梅芳很是伤心。

 

于是老王帮她查看了一下,发现确实不是什么大病,用自己带的药草只需要干敷涂抹,药粉就可以让过敏的眼睛慢慢恢复正常。

 

刘梅芳在医院没有感觉到什么进展,于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也接受了老王的好意。

 

老王叮嘱她以后每天坚持用药以后,就和李芳芳离开了医院。

 

回厂子的路上,看着自己跟前心情好了起来重新变得活泼青春的李芳芳,那双纤细修长的美腿白的晃眼,一双翘臀在裙子的包裹下诱惑的左摇右摆,老王忍不住吞了下口水。

 

他悄悄伸出手拉住了李芳芳的小手,李芳芳没什么抗拒,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就任凭他抓住了。

 

于是老王又偷偷伸手去搂李芳芳细腰,感觉到那杨柳一样柔软又滚烫的腰肢被自己的大手搂住,实在是爽坏了。

 

搂腰的动作老王不敢太明显,就是虚搭,这样才不会引起李芳芳的警惕和抗拒,对老王来说也已经足够了。

 

回到小卖部以后,对李芳芳更加热切的老王去打听了一下。

 

“什么,赵铁柱这小子跑了?”

 

打听到这个消息以后,老王着实愣住了。

 

“是啊,也不知道这小子发什么疯,好歹在电子厂也干了几年,都做到组长了,以后更进一步也不是不可能,直接就跑了。”

 

一个邻居说道:“不过也好,厂区少了一个祸害,这小子好几次都没给我钱我都没说他。”

 

这小子跑了,自己这一板砖之仇找谁去报?

 

老王哼哼唧唧的捂住额头,虽然他的身体强壮,昨天的板砖没有给他带来什么伤害,但不能报复回来也很是不爽啊。

 

但换个角度来说,以后就没人纠缠李芳芳了,而且李芳芳那几千块钱也自然不用还了,这是好事啊。

 

李芳芳家里现在很是缺钱,这几千块钱可以说是一场及时雨了。

 

想到这里老王又点点头,重新露出笑容,打开店门做生意。

 

自从赵铁柱消失以后,李芳芳的心情明显变得更好了。

 

她经常都会来店里看老王,每次都换着不同的虽然廉价但非常好看的衣服,当然,老王也次次不甘落后,必定会占多多少少一些便宜,让他乐在其中。

 

这一天下工时间,李芳芳穿着厂里的制服来到了小卖部里。

 

即便穿着制服的李芳芳也穿出了不一样的风情,老王食指大动,于是顺手关掉了店门,把李芳芳搂在了怀里,伸手就往李芳芳弹性极佳的屁股去。

 

李芳芳害羞的用手去推老王,总觉得自己和老王每次这么亲密好像不是很好。

 

但王叔对她那么好,让性子本就软弱纯洁的她又不好拒绝老王。

 

随着翘臀落入老王的魔爪,李芳芳轻哼了一声,双腿一抖,一身力气去了三四成,软绵绵的倒在了老王怀里。

 

老王乐呵呵的问道:“芳芳,今天过来的这么早啊。”

 

李芳芳脸红了好一会儿,这才恢复正常的说道:“王叔,我今天是来告诉你的,我妈的病情已经有了非常明显的好转了!”

 

说着她露出了美丽的微笑,洁白的牙齿漂亮万分。

 

老王算算时间也有差不多一个月了,刘海梅的病自然该好了,于是祝福的好话不要钱一样的送了上去,让李芳芳眉花眼笑,甚至不经意间给老王抛了一个媚眼。

 

老王感觉的双腿发软,刚想说今天不论如何也要把这小妖精吃了,却被李芳芳下一句话弄呆了。

 

“王叔,我妈可以出院回家,我也要辞职了。”

 

这消息对老王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啊,李芳芳辞职了,那他以后去哪找李芳芳?还怎么跟她朝夕相处?

 

“其实我现在是个大二的学生,因为我妈的事情所以才来厂区打工。”

 

李芳芳解释道,不好意思道:“只有上学以后才能有好的工作,所以我必须要跟你告别了,王叔。”

 

说到这里李芳芳也显得很是不舍。

 

她上学的市区距离厂区不是很远,虽说来回大巴也就几个小时,但想要和王叔经常见面显然是不太可能了。

 

一个人出来打工的李芳芳长期生活在担忧和缺乏安全感的环境之中,老王就像是一棵结实能遮风挡雨的大树,让她感觉安全舒适,她也很舍不得这种感觉。

 

老王叹了口气,挥挥手:“唉,去吧,你有你的生活,不用搭理老王这把老骨头了,就当这段时间是我们美好的记忆吧。”

 

老王心里酸酸的,果然讨这么个漂亮姑娘很不容易啊,现在好不容易什么都回到正轨上了,李芳芳人却要走了,难道老王这辈子就是打光棍的命?

 

“王叔,我好舍不得你!要是你能跟我一起去就好了。”

 

李芳芳忍不住主动抱住了老王。

 

老王心想自己就不是大城市的人,去了大城市难免水土不服,而且小卖部也得开,否则他怎么赚钱?这怕是不成了。

 

他反手抱住李芳芳,本着不吃亏的念头,双手上下摸索。

 

也许是李芳芳觉得愧疚的原因,这次一点没有阻拦老王,任凭这双粗糙的大手在自己大腿和丰满的臀瓣上游走,自己强忍着刺激感。

 

老王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是坏人,以前都能忍住心里的欲望不吃掉李芳芳,哪怕是今天他也下不定决心。

 

看到时间差不多了,他叹了口气放开了李芳芳,打算让她回去了。

 

而自己则来到卫生间,好好的冲了个凉,这才把一身的邪火给冲下去了。

 

几天以后的晚上,今天是李芳芳约定来跟老王最后道别的时候,明天她就要走了。

 

老王枯坐在椅子上,这些日子天天占李芳芳的便宜,弄的他浑身火没地方发泄。

 

李芳芳他是真的喜欢,也不忍心真的祸害了她,但老这样下去也不是事。

 

以后李芳芳走了,自己连占个便宜的女人都没了。

 

“要不回村子一趟,以我老王现在的身价,算不上太有钱,却比大部分村里人都有钱。村里头有几个寡妇标志的很,找一个解决需要,也好让我继续安心赚钱。”

 

老王心里琢磨着,就在此时,门被轻轻推开了。

 

一身粉色长连衣裙的李芳芳探进来一个脑袋,像是一个美丽精灵一样轻巧的走了进来,随后随手关上门。

 

穿着一双新买白色凉鞋的她在老王面前转了个圈:“王叔,你看我漂亮吗?”

 

咕咚,老王狠狠吞了口口水。

 

一身连衣裙的李芳芳清亮无比,修长脖颈、瘦削的香肩显露无疑,狭小的腰肢一只手能握住,一双修长大腿更是晃得人眼花。

 

尤其是那圆翘的屁股,不止一次触碰过的老王深深知道它的滋味如何。

 

“漂亮,漂亮极了。”

 

老王连忙说道,心里突然打定主意了,不行,李芳芳自己绝对不能放弃!

 

这么貌美如花的姑娘,更难得的是和自己关系这么好,自己努力一把可能就可以得到的小美人,现在错过了,以后还能有机会?

 

那些美女谁看的上一把年纪的自己?难道以后他真的要和随便什么女人凑活一辈子?老王不甘心啊。

 

实际上他打这么多年光棍,也跟他眼光挑剔有点关系。

 

否则别的不说,以他这些年积攒下来的钱,回村里找那几个漂亮标志的寡妇,不仅熟透了,身材好会做家务会煮饭,还懂伺候男人,那不是美滋滋?

 

但跟李芳芳一比,她们又什么都不是了啊。

 

“王叔,我今天高兴,忍不住又吃了一包辣条,现在舌头又很痛,你快帮我看看吧。”

 

李芳芳张开了粉嫩的小嘴,把舌头探出来给老王看。

 

老王发现李芳芳的舌头里就是稍微红肿了一块,比上次的程度可是轻多了,但这个自然是不能说出口的。

 

“那王叔就给你看看。”

 

老王装模作样的,先是坐在了椅子上,朝着李芳芳勾勾手指。

 

李芳芳看懂了老王的意思,扭捏道:“王叔你讨厌,是不是又想占我便宜啊,连我偏不让你占。”

 

她说是这么说,但还是张开美腿,跨坐在了老王的腿上。

 

老王忍不住再次把双手放在美腿上,感受着这种舒服的滋味,越发不舍了。

 

他没有忘记正事,分析道:“还是跟上次一样,想快点好的话就得你王叔帮忙,你看……”

 

“那王叔你还犹豫啥啊,不会是嫌弃我了吧。”

 

李芳芳身体敏感,特别受不了现在舌头难受的滋味,加上明天要回到学校,是一个新生活的开始,她也不想自己带着难受去上课,于是赶忙说道。

 

李芳芳的眼神认真纯洁,丝毫没有察觉这句话有多么的勾引人,老王不由自主的起了反应,心中一荡。

 

于是他二话不说,大嘴立刻往前一堵,在李芳芳一声轻哼中,直接把她的小嘴堵了个结结实实。

 

李芳芳一双小拳头无力的搭在老王的肩膀,整个身体被老王搂着压在了自己身体上,一对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反应的酥胸挤压在老王的肩膀上,让老王越发亢奋了。

 

老王这次什么戏都懒得做了,直接探出大舌头到李芳芳带着清香的小嘴里,和她的小舌头就是一阵追索,发出滋滋声。

 

李芳芳眼睛虚眯,感受着搂抱着自己的滚烫身体、厚实胸膛,还有脸边炽烈的男人气息,浑身颤抖不已,下面瞬间有了感觉,使得自己的大腿和老王的裤子都有了。

 

老王一只手像是要掰碎什么东西一样,紧紧的扣着李芳芳充满弹性的屁股,感受着嫩白的触感在手指缝里流淌的那种感觉,恨不得把这诱人的身体揉到自己胸口里。

 

“芳芳,舒服吗?”

 

老王坏笑道。

 

李芳芳轻哼不已,嗯啊的附和着,哪里还说的出什么完整的话,只是随着老王的动作,一双手还会时不时推一下来老王的肩膀,也许对李芳芳来说两人现在的动作却是有点不太妥当,但老王却权当是她在欲拒还迎了。

 

老王的热吻一口气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到后来李芳芳已经完全迷失了自己,小舌头甚至开始追着老王的舌头跑,一双小手紧紧抱着老王的后背,十指恨不得扣到老王的背里,一双时不时抽搐的双腿,更是紧紧夹着老王的腰。

 

长久的迷惘以后,随着李芳芳最后一次剧烈的颤抖,老王感觉她好像反应特别激烈,哗啦一下两人的裤子全都有了痕迹。

 

强烈的不适感让李芳芳终于回过神了,看到现在自己的窘态,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李芳芳不顾一切的爬了起来,冲进浴室去洗澡。

 

老王在外面乐呵呵的回味着,突然开口道:“芳芳,你说我也跟你去城市里怎么样?也好在你身边保护你,让你妈安心的养病和工作。”

 

李芳芳那还带着颤抖的声音惊喜道:“真的吗,王叔,那太好了!”

 

老王琢磨着:“我去你们大学旁边开一个小卖部,你说有前途吗?”

 

李芳芳用力点头,要不是现在浑身光着,都要冲出来鼓励老王了:“有前途的!大学生消费最高了,学校周围开了很多各种商店,生意都很火爆呢。”

 

“而且以王叔你的性格,一定会受到欢迎的。”

 

李芳芳对老王非常有信心,觉得这样的王叔做生意一定会红红火火的。

 

受到李芳芳的鼓励,老王心中也下定了决心。

 

他琢磨了一下,以李芳芳学校的位置,周围的地价不会低,但也不会太高,他去盘下一个店当小卖部的话,自己的存款应该是够的。

 

拍板的老王和李芳芳又商量了一会儿,最后上下其手一番以后,才放跺脚娇嗔的李芳芳离开了,乐呵呵的把店门关上。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老王就爬了起来。

 

  开往市区的大巴车还有几个小时,这段时间他要赶紧收拾一下,把能带的东西带过去,带不过去的也整理一下,方便下次过来的时候带过去。

 

  “一把年纪了,做出个这样的决定很不容易啊。”

 

  老王感叹了一句,人大了以后就贪图安逸和稳定,不像年轻时候一个想法就能说走就走。

 

  不过想到身材诱惑性格完美的女神李芳芳,老王心里就一阵激动。

 

  只要能让李芳芳给自己做老婆,以后每天能和着这个小美人吭哧吭哧,别说搬家到市区去开小店,哪怕更过分的事情他都愿意啊。

 

  李芳芳背着自己的行礼赶来的时候,老王也差不多了。

 

  他带的东西其实不多,就是一些生活用品、换洗衣服,再把证件和钱带上就可以了,小卖部的东西留在这就行,回头一并送过去。

 

  李芳芳走在前面,脚步轻快,穿着淡蓝色牛仔裤和洁白长袖的她就像精灵一样,长发飘飘的。

 

  老王一脸稳重的走在后头,嘴角带着一丝抹不去的笑意。

 

  看着李芳芳蹦蹦跳跳的,他觉得自己仿佛都年轻了十多岁,回到了那个青春肆意敢爱敢恨的年纪,心里不由越发痛快,感觉空气似乎都变甜了一样。

 

  坐上大巴车以后,两人把行李放好,李芳芳坐在里面,老王坐在外面。

 

  随着车子开动,很多情侣都依偎在一起卿卿我我,老王的咸猪手也有点闲不住了。

 

  他悄悄的把手探到李芳芳的腰肢,随着她一声娇呼,笑嘻嘻的把李芳芳搂到了怀里。

 

  “干嘛啊王叔,你讨厌死了。”

 

  李芳芳撒娇道,摆脱了厂妹身份的她似乎一下变成了邻家小女孩,连撒娇的口气都带着浓浓的大都市味,这让老王越发欲罢不能了。

 

  “荒唐,别再叫我王叔了,可以叫我王哥,王哥哥也行。”

 

  老王赶忙提醒道,以后他可是要把李芳芳娶过门当老婆呢,一口一个叔的被叫着那还能行?虽说比较刺激吧,但外人误会了不太好啊。

 

  “王哥哥恶心死了,就叫你王哥吧,私底下还叫你王叔。”李芳芳嘻嘻一笑,稍微犹豫一下,还是没有抗拒老王的咸猪手。

 

  时到今日,李芳芳也隐隐明白老王对自己的意思了。

 

  她不知道怎么办,该不该拒绝老王呢,她觉得王叔人挺好的,又热心又照顾人,对自己就像父亲和哥哥一样疼爱,有着成熟的性格和宽厚的肩膀。

 

  但……她没有恋爱经验,也不知道怎么说,索性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好了。

 

  看到李芳芳没有抗拒,老王舒服的眼睛都咪了起来,把手放在李芳芳腰肢上上下其所。

 

  另一只大手也没有闲着,在两人放在腿上的衣服和行李的掩护下,老王放在了李芳芳穿着牛仔裤的大腿上轻轻触碰着。

 

  两边齐攻,李芳芳浑身发软,俏脸发红,呼吸也渐渐粗重了起来,柔弱无力的靠在了老王的身上,无疑更加方便了老王的作恶。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车子停了下来,老王和李芳芳是最后下车的。

 

  走在李芳芳后面,看着这姑娘走路时紧紧夹着的双腿,以及股间隐隐连牛仔裤都有了痕迹,老王嘿嘿一笑,感觉自己厉害极了。

 

  李芳芳读的大学不是什么厉害的学校,但学生很多,学校建设也好,又大又漂亮,跟一个大花园一样。

 

  老王在里面走动,看着年轻男女们肆无忌惮的欢笑,越发觉得自己不能再继续这么单身下去了。

 

  李芳芳自己去办理入学手续,老王则离开大学,在周边走了起来。

 

  这所大学不是单独一所,而是和好几家大学形成一座大学城,来往的学生非常多,学生有钱,而且对吃穿需求非常大,附近的各类店铺生意似乎都不错。

 

  于是老王精挑细选后,决定在李芳芳大学门口的街上开一家小卖部。

 

  位置他也打听好了,恰好有一家玩具店要转手,玩具店面积差不多一百平的样子,有好几个房间。

 

  询问了一下价钱,在老王接受范围之内,于是老王立马就拍板。

 

  这个店面,前面四十多平的面积,老王打算拿出来开小卖部,放几个货架堆满小商品,完全足够应付平时的销售了。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