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 新闻正文

我和姪女小芳的性故事,和男闺蜜做的最出格的事情

年都能治好,真有这样的神医?”

白芸小嘴微张,目瞪口呆地问道。

 

看她将信将疑的样子,我大概猜出了她的想法。

 

如果真有这样的神医,她一定会去找神医看病。

 

不过所谓的神医完全是我信口胡诌的,我只好继续胡扯道:

 

“可能是机缘巧合吧,是我前几天碰到的一个游方郎中,说跟我有缘,帮我治好眼睛后也不知道云游到哪儿去了。”

 

“哦,这样啊……”

 

果不其然,白芸大失所望地叹了口气,没有再多问什么。

 

我微微松了口气,闭目养神起来。

 

汽车一路疾驰,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便停在了白芸的别墅门口。

 

将车停到车库之后,白芸领着我走进别墅。

 

一进门,便感受到了一种富贵气息。

 

闪闪发光的大理石地板上面铺着一层羊皮地毯,屋内的设施家具更是让人大开眼界。

 

尤其是客厅布置的十分古典,台桌上几个古董花瓶,墙上还挂着几幅古代的名人字画,简直让人大开眼界。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种奢华场景,想一想村子里破旧的院子,简直是天上地下的差别。

 

白芸并没有给我继续参观的机会,她美眸流转,看了我一眼之后,落落大方地说道:

 

“小伟子,还是去我卧室吧,床上比较方便。”

 

“嗯嗯……好……”

 

我呐呐地应道,一副刘姥姥进大观园,没见过世面的模样。

 

“怎么?羡慕吗?你以后也会有的。”

 

白芸一边说着,一边领着我朝她的卧室走去。

 

我点了点头,心里却有些不以为然,知道她是在安慰我。

 

我一个没学历没文化的盲人按摩师,就算奋斗一辈子恐怕也买不起这里的一幅画吧?

 

想到这儿,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老老实实的跟在白芸身后。

 

她家实在太大了,过了四五个房间,最后才停在她的卧室门口。

 

走进去一看,却发现里面和外面完全是两种风格。

 

整个房间贴满了粉红壁纸,沙发上、床上以及柜子上,四处都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布偶娃娃。

 

我偷偷打量了白芸一眼,没想到她成熟的外表下还隐藏着一颗少女心。

 

只是不知道她会不会有一颗少女怀春的心呢?

 

看着她天使般的面容,性感妖娆的身材,我忍不住邪恶地想到。

 

“小伟子,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白芸睁大眼睛看着我,眉头轻颦,脸上有一丝痛苦之色,不过她说话的时候倒是十分自然。

 

“白姐,那……那你先……先把西装脱了,平躺到床上……”

 

我咽了咽口水,跟白芸比起来,反而显得十分紧张。

 

其实之前帮她做按摩都是十分自然的,可那是因为我以前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如今这样一个大美女在我面前让我按摩,我反倒变得紧张万分起来。

 

“好。”

 

白芸点了点头,并没有过多扭捏,十分自然地解开了西装的扣子。

 

脱掉西装之后,里面还有一件白色的职业衬衣。

 

虽然帮苏婉儿按摩的时候动了邪念,那是因为我在视力恢复正常之后,受到村里那些女人的刺激。

 

可我帮白芸按摩,一直以来都是中规中矩的,没有做过什么过份的事。

 

这次也不例外,等白芸平躺在床上之后,我轻手轻脚地将她的衬衣往上掀起了一点。

 

毫无赘肉的小腹暴露在我面前,再加上那性感的肚脐,我的视觉受到了强烈的冲击,心脏也猛烈地跳动起来。

 

低下头,扫了白芸一眼,发现她脸色十分自然,我这才小心翼翼地将手放到了小腹之上。

 

白芸的皮肤十分细腻,入手就像摸在了名贵丝绸上一样。

 

我先用手在她肚子上用力按了一下,她发出了一声“闷哼”,似乎有些痛苦。

 

“白姐,你忍一忍,等一会就好了。”

 

我一边按着,一边安慰道。

 

“嗯。”

 

白芸轻轻地应了一声,没有说话。

 

很快,我的两只手都放在了她的腹部,并不时按着她的一些关键穴位。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她的疼痛似乎有所减缓,但奇怪的是,她的脸上一片潮红,并且闭上了眼睛。

 

“嗯……”

 

就在我全身贯注帮白芸按摩之时,突然大声喊了一声。

 

我被吓了一个机灵,停下动作看向她的脸。

 

而就在此时,白芸也适时地睁开了眼睛,脸却红的更加厉害了。

 

“小伟子,你按疼我了……”

 

“不会啊……”

 

我感到满头雾水,我学了十年的中医按摩,力道都能够把握得恰到好处,而且我按的这些穴位,应该能帮她减缓痛苦才是啊!

 

可我刚说完,白芸却递给我一个薄嗔的眼神,接着又闭上了眼睛。

 

我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也没多想,继续按了起来。

 

又过了十几分钟,终于按完了,我停下动作,气喘吁吁地坐在了床上。

 

白芸也从床上爬了起来,她面色红润,眉间的痛苦之色已经消失不见,反而多了几分柔媚。

 

“谢谢你,小伟子,我先去洗个澡,你自己逛逛。”

 

说完,白芸便出了房间,我盯着她迷人的背影,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白芸走后,我一个人呆在房间里百无聊赖,索性也走出了房门。

 

这时候我发现前面有一个房间,房门半掩着,而其他房间都是关的紧紧的。

 

我一时感到好奇,想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样的,不过在门口的时候,我却停下了脚步,有些踟躇起来。

 

毕竟这是别人家,擅自进人家房间似乎不太好,不过想到白芸说让我自己参观,我便打消顾虑推门走了进去。

 

进门一看,房间里的布置和白芸的卧室几乎别无二致,床上还随意摆放着一些衣服。

 

直到此时,我才明白过来,这才是白芸真正的卧室。

 

或者说,白姐有钱任性,有好几个卧室,这让我这样的农村娃简直难以想象。

 

看着床上花花绿绿的衣服,我忍不住翻看起来。

 

放到最下面的时候,我的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呼吸都快要凝固了。

 

竟然是一件黑色的蕾丝小衣!

 

我瞪直了眼睛,怎么也没想到,白姐平时都穿着正装,但是里面竟然会穿这种性感的衣服……

 

回头看了一眼,见没有什么动静,我便大着胆子,将蕾丝小衣拿起,放到鼻尖嗅了嗅。

 

一股难以描述的女人气息沁入我的脾肺。

 

我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再也按捺不住,开始动......

 

呼!

 

我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整个人也变得神清气爽起来。

 

“小伟子,小伟子你去哪了?”

 

嗡!

 

我感到一阵头皮发炸,外面突然传来白芸的声音....

完蛋了!这要是被白姐发现,该怎么办?

 

我一阵心慌意乱,胡乱地将手中的小衣塞了回去,然后赶紧用脚将地上的痕迹在地板上摩擦了几下。

 

不过根本踩不掉,地板上还留有十分醒目的印迹。

 

“小伟子,你怎么跑我卧室来了?”

 

就在这时,白芸的声音已经由远及近,很快她就出现在门口。

 

我的心里一阵打鼓,偷偷瞥了她一眼,发现她神态平静,并没有生气,这才唯唯诺诺地说道:

 

“白姐,我随便逛逛,不是故意闯进来的。”

 

“哦,没事了,跟我出来吧。”

 

白芸说着,转身便出去了,直到这时我才彻底松了口气,她并没有发现我留下的犯罪证据。

 

来到客厅,白芸斜倚在沙发上,优雅地撬起了二郎腿。

 

我仔细一看,鼻血都快要喷出来了。

 

白芸沐浴完之后,竟然只裹了一件浴巾就出来了。

 

第一次见到如此性感的女人,我不由一阵心猿意马,脑海当中浮想联翩起来。

 

“怎么了,小伟子?”

 

见我眼神飘忽,白芸奇怪地问道。

 

“哦……白姐,你真是太好看了……”

 

我涨红着脸,把心里头的想法如实说了出来。

 

听到这儿,白芸突然露出贝齿,笑得如沐春风。

 

“傻小子,你才多大,哪里懂女人好不好看?”

 

听到这话,我没有多说什么,心底却忍不住反驳,我身体那么强壮,完全可以证明我是个真正的男人。

 

白芸虽然这样说,不过很明显能看的出来,她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喜色,心情似乎也变得更加愉悦起来。

 

在沙发上休息了几分钟之后,白芸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温柔地说道:

 

“小伟子,四点多了,你今天在我家吃饭吧,吃完我开车送你回家,时候就差不多了。”

 

“嗯……嗯……”

 

我木讷地点了点头,一时感到有些错愕,甚至有些受宠若惊。

 

跟白芸认识这么久了,这还是她第一次留我吃饭。

 

可能是我刚才夸她的原因吧,毕竟喜欢被人赞美是女人的天性,白芸这种女强人同样渴望得到认可。

 

说完之后,白芸便起身去了厨房,而她身上还裹着浴巾,看着她的背影慢慢消失,我忍不住直流口水。

 

客厅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拿着手机默默发呆,感到十分无聊。

 

这种智能手机我根本不会用,只会打电话发短信,一时间不知道干些什么好。

 

就在这时,我又想起了白芸的卧室。

 

刚才她是没有注意,可等她晚上睡觉的时候,肯定会发现地板上的问题。

 

不行!我要趁她发现前赶紧处理掉,不然以后在她面前可抬不起头来了!

 

想到这儿,我随手拿起客厅的拖把便火烧火燎地跑去了白芸的卧室。

 

将痕迹彻底拖干净后,我才彻底地松了口气。

 

放下拖把,我又好奇地在她房间里打量起来。

 

就在这时,我两眼一亮,发现她梳妆台的角落里放着一张有些泛黄的照片。

 

照片上有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姑娘,大概二十出头的模样,我一眼认出来这就是白芸。

 

这应该是白芸几年前照的,我没有多想,目光却落在了白姐旁边的一个中年男子身上。

 

在照片上,白芸的身边还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这男人神情严肃,穿着一身中山装,手上戴着一块金表,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这男人跟白姐什么关系?难道是她以前的男朋友?

 

“小伟子,吃饭了。”

 

我正盯着照片暗自出神之时,白芸却突然走了过来。

 

她见我盯着那张照片,神色显得有些怪异。

 

“白姐,这个人是谁?”

 

我指着照片上的男人,小心翼翼地问道。

 

唰!

 

白芸的神色瞬间便黯淡下去,原本自信从容地脸上,也多了几分难过和失落。

 

她没有回答我,而是转过身走了出去。

 

见她不想回答,我也识趣地跟在她的身后。

 

来到客厅,餐桌上放着简单的四菜一汤。

 

不过有些可惜的是,白芸做的清一色都是素菜,让我这个穷苦娃不是很有胃口。

 

“小伟子,不好意思啊,姐平时只吃素菜,也没想到你……你将就着吃吧……”

 

白芸冲我笑了笑,歉意地说道。

 

“没事,白姐做的我都喜欢吃,一般人想吃还吃不着呢!”

 

我随口恭维了一句,然后便狼吞虎咽起来。

 

吃到后面,我吃的越来越欢,实在没想到,白姐的手艺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即便只是素菜,也依然有滋有味,让我胃口大增。

 

吃完饭后,我胡乱地用手抹了抹嘴,而白芸也放下碗筷,温柔地给我递了一张纸巾。

 

“小伟子,我有个事跟你说。”

 

白姐看了我一眼,轻声说道。

 

“什么事呀?”

 

我用纸巾擦了擦手,随口问道。

 

白芸脸上出现为难之色,不过还是开口道:

 

“虽然你现在恢复视力了,可毕竟除了按摩没有别的一技之长了,姐打算帮你介绍一个新客户,不过这个客户有些麻烦……”

 

听到有些麻烦,我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我是一个农村娃,最怕的就是麻烦,这些城里人我都不太敢打交道。

 

不过我并没有插话,还是耐着性子听白芸说完。

 

“这个客户叫柳娜,是我闺蜜,在清源开了家酒吧,不过她婚姻有点问题,我怕到时候跟你发脾气什么的,我夹在中间会难做。”

 

“没事的白姐,我应付的来。”

 

我毫不犹豫地同意了,毕竟是白姐给我介绍的客户,而且能多挣一点钱我肯定不会拒绝。

 

“小伟子,你真的确定要接这个生意吗?”

 

白芸有些担忧地看着我,继续提醒道:

 

“因为她是开酒吧的,所以平日接触的三教九流比较多,行事比较那个……嗯……我怕她调戏你啥的,毕竟你年纪还小……”

 

“放心吧白姐!”

 

我冲白芸感激一笑,不过还是满不在乎地点了点头。

 

“唉……本来我不打算把你介绍给她的,不过她也有月经不调的毛病,看了很多中医都没效果……”

 

白姐叹了口气,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知道了,白姐,你介绍的客户,我一定会会尽心尽力的。”

 

“你这孩子,嘴巴倒是越来越甜了。”

 

听我满口承诺,白芸又笑了起来。

 

她这一笑,直接让我看呆了。

 

三十岁的女人,笑起来有一种风情万种的感觉,真的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啊!

 

紧紧地盯着白芸的脸,我的思绪再次飞向远方。

 

“小伟子,你又发什么呆?”

 

直到白芸开口,我的思绪才回到现实。

 

“没什么白姐,那就这样说定了,要不现在就去吧?”

 

我看了白芸一眼,试着转移话题。

 

“那好,等会儿我送你过去。”

 

白芸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收拾碗筷。

 

差不多忙活了五分钟,白芸才将碗筷洗干净,然后从厨房走了出来。

 

她的头发还没有干透,淌着水的样子就像出水芙蓉一般,我的目光却一直落在她的腿上。

 

“小伟子,你等一会,我先换衣服。”

 

说着,白芸便回到了卧室。

 

此刻,我坐在客厅,有些惴惴不安起来。

 

白姐不会发现我动过她的衣服吧?

 

等了一会儿之后,白芸从卧室走了出来,见她神色如常,我才放下心来。

 

她换上了一件红色长裙,显得端庄典雅,给人一种十足的女神范。

 

我以后如果能娶到这样有魅力的女人该有多好?

 

我心里出现了不切实际的想法,不过最后还是苦笑着摇了摇头。

 

“走吧。”

 

白芸笑了笑,冲我一招手,然后便往大门的方向走去,我紧紧跟在她身后。

 

“和你相依为命永相随,陪你朝朝暮暮付一生……”

 

刚走到门口,还没来得及锁门,白芸的手机突然响了。

 

她接完电话之后,突然神色焦急地对我说道:

 

“小伟子,我酒店出了点事情,现在必须马上赶过去,恐怕没时间送你了,你看……”

>>>>全文在线阅读<<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