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 新闻正文

粗大强行撑开紧窄的嫩缝*抵入宫口一截在外面

程伟强刚碰到她的身体,就被刺激得浑身一颤。

 

正在熟睡的杨佳宜,迷迷糊糊的觉得,有什么东西,蹭在自己的那里。

久旷的少妇身体,本身十分敏感,她梦到老公在后面抱着她。

 

杨佳宜不由得发出了一声闷哼。

 

可是下一刻,她就觉察不对劲,因为那种感觉,太真实了,那根本就不是梦,她赶紧睁开眼睛,转过头一看,吓得一下子坐了起来。

 

只见一个硬朗的男人,正躺在自己身后,闭着眼睛,均匀的呼吸着。

 

那哪里是老公,那,分明是她的傻弟弟啊!

 

他的那处,反应很强,刚才就是那东西,蹭在自己身上啊!

 

杨佳宜刚要发火,却看到程伟强睡的正香,就轻轻叹息了一声,看来他是睡着翻身的时候,到了自己身边的。

 

不过,今天这傻弟弟那里,怎么反应这么大呢?

 

她又看了一眼程伟强那驴一样的东西,突然觉得自己那处,就像是无数蚂蚁,在不停地爬动一样。

 

她的脸,马上红了。

 

想什么呢?这是自己的弟弟呢!

 

杨佳宜又躺了下来,不过却和程伟强,隔了一段距离。

 

她强压住心里的旖旎,慢慢的睡了过去。

 

听到了杨佳宜发出均匀的呼吸声,程伟强慢慢睁开了眼睛。

 

他贪婪的盯着杨佳宜那玲珑娇躯,身体又想凑过去,可是下一刻,他却停止了动作。

 

要是这一次自己在抱住杨佳宜,她一定会察觉出问题。

 

哪有傻子死死往女人身上贴的。

 

可是自己是真的爱嫂子啊!

 

程伟强眼巴巴的盯着杨佳宜,脑子在不停地转着,这怎么才能名正言顺的把嫂子给吃了呢?

 

正在程伟强无计可施的时候,外边却突然划过一道闪电,紧接着就是一声闷雷。

 

这山里的天气,真是说变就变,刚才还是朗朗明月,可是这一会儿工夫,却就变得阴云密布,眼看就要下雨了。

 

听着外边的雷声,程伟强一下子有了主意。

 

正在这时,一声震耳欲聋的雷声滚过,程伟强尖叫了一声,猛地抱住了杨佳宜,把自己的身体,紧紧贴在了杨佳宜的后背上,两只手也顺势,按住了杨佳宜的饱满,嘴里还不停地喊着。

 

“嫂子,有鬼,我怕……”

 

杨佳宜被程伟强的尖叫声惊醒,她睁开了眼睛,也顾不得程伟强的咸猪手按在自己的羞人之处,她赶紧转过身,抱住了程伟强,赶紧安慰,“强子,不怕,嫂子在这里呢!”

 

“嗯,我怕,我都看到鬼了。”程伟强说着,浑身剧烈颤抖起来,那脑袋用力钻进了杨佳宜的怀里,那老脸,紧紧挤压在杨佳宜的柔软之上。

 

闻着那诱人的体香,感受着杨佳宜的柔软温热,程伟强觉得浑身一阵燥热。

 

他的大腿,顺势翘了起来,直接压到了杨佳宜的腰上。

 

感觉到程伟强的恐惧,杨佳宜赶紧安慰程伟强,可是下一刻,她就觉察到了不对,程伟强的脸,紧紧贴在她的胸前,还不停的拱着,他的那儿正用力蹭在自己的羞人地方,虽然隔着小衣,可是杨佳宜也感受到了程伟强的灼热。

 

杨佳宜的身体,突然涌起了一种久违燥热,她的手,不由自主的抱紧了程伟强那火热的身体。

 

感受到了杨佳宜的丰满,逐渐膨胀。程伟强知道,嫂子已经有了反应。

 

他再也忍受不住,就那一下,让杨佳宜差一点直接到了。

 

她的手,急促的伸到了那处。

 

那一刻,她恨不得直接把小衣扯下,放程伟强进去,去填满她内心的空虚。

 

……

 

可是,当她柔软的小手,碰到了程伟强的强壮时,她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自己怎么能这么想呢,她赶紧伸手,想要把程伟强推开,可是程伟强却死死抱住了她,就是不松开,嘴里还急促的喊道,“我怕,有鬼啊……”

 

杨佳宜愣了一下,手慢慢的松开,强子真的害怕了啊。

 

可是这个样子,真的不妥当啊!

 

正在杨佳宜纠结的时候,那窗户外边,突然亮光一闪,紧接着,外边传来了一个人的冷笑,“呵呵,真好,杨佳宜,这弟弟的味道不错吧。”

 

杨佳宜一听,吓得赶紧推开程伟强,顺手拉过被单,遮住了身体。

 

正在这时,门口响起了脚步声,紧接着那门被哐当一声,直接撞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看到那个人时候,杨佳宜的瞳孔骤然紧缩。

 

那个男人,正是一直纠缠她的,陈大彪。

 

陈大彪,伸手拉开了灯,看着床上的杨佳宜,他的眼睛都直了,他恨不得直接扑过去,好好和杨佳宜来一场。

 

可是他却忍住了。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道理,他懂。

 

他来到了杨佳宜的床前,拿着手机,朝杨佳宜晃了晃,狞笑着说道,“杨佳宜,我说平时装的跟圣女似的,原来这晚上有傻子替你解决问题啊,很好,我这就把我刚才拍到了的照片,拿去让村子里的人看看,让大家都知道,你到底是什么货色。”

 

陈大彪说着,转身就朝外边走去。

 

“你站住。”杨佳宜用被单裹着身体,一下子坐了起来,看着陈大彪,愤怒的吼道,“你少污蔑人,我和我弟弟清清白白的。”

 

陈大彪转过头,看着杨佳宜,狞笑着说道,“是吗,那你去和村民,一个一个解释吧。”

 

杨佳宜的脑袋一下子大了。

 

要是自己和程伟强抱在一起的照片,真的传遍了村子,那以后自己还怎么活。

 

所以杨佳宜也急了,她愤怒的喊了一句,“陈大彪,你究竟想怎么样?”

 

听了杨佳宜的话,陈大彪转过了身,来到了杨佳宜的身边,贪婪的扫视着杨佳宜那露出来的雪白,咽了口唾沫说道,“很简单,你陪我睡一觉,我就把这照片删了,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这怎么可以!

 

就算是三岁小孩也明白,一旦被威胁上了,怎么可能睡一觉就能解决问题?

 

要是陈大彪睡了一觉还不满足呢?要是睡了还想敲诈钱财呢?如果拿不到那个把柄,这辈子就等着被那个人渣敲诈吧!

 

“你休想……”杨佳宜刚喊了一半,陈大彪却再也忍受不住,猛地扑了过去。

 

感受到了杨佳宜的丰满,逐渐膨胀。程伟强知道,嫂子已经有了反应。

 

他再也忍受不住,就那一下,让杨佳宜差一点直接到了。

 

她的手,急促的伸到了那处。

 

那一刻,她恨不得直接把小衣扯下,放程伟强进去,去填满她内心的空虚。

 

……

 

可是,当她柔软的小手,碰到了程伟强的强壮时,她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自己怎么能这么想呢,她赶紧伸手,想要把程伟强推开,可是程伟强却死死抱住了她,就是不松开,嘴里还急促的喊道,“我怕,有鬼啊……”

 

杨佳宜愣了一下,手慢慢的松开,强子真的害怕了啊。

 

可是这个样子,真的不妥当啊!

 

正在杨佳宜纠结的时候,那窗户外边,突然亮光一闪,紧接着,外边传来了一个人的冷笑,“呵呵,真好,杨佳宜,这弟弟的味道不错吧。”

 

杨佳宜一听,吓得赶紧推开程伟强,顺手拉过被单,遮住了身体。

 

正在这时,门口响起了脚步声,紧接着那门被哐当一声,直接撞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看到那个人时候,杨佳宜的瞳孔骤然紧缩。

 

那个男人,正是一直纠缠她的,陈大彪。

 

陈大彪,伸手拉开了灯,看着床上的杨佳宜,他的眼睛都直了,他恨不得直接扑过去,好好和杨佳宜来一场。

 

可是他却忍住了。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道理,他懂。

 

他来到了杨佳宜的床前,拿着手机,朝杨佳宜晃了晃,狞笑着说道,“杨佳宜,我说平时装的跟圣女似的,原来这晚上有傻子替你解决问题啊,很好,我这就把我刚才拍到了的照片,拿去让村子里的人看看,让大家都知道,你到底是什么货色。”

 

陈大彪说着,转身就朝外边走去。

 

“你站住。”杨佳宜用被单裹着身体,一下子坐了起来,看着陈大彪,愤怒的吼道,“你少污蔑人,我和我弟弟清清白白的。”

 

陈大彪转过头,看着杨佳宜,狞笑着说道,“是吗,那你去和村民,一个一个解释吧。”

 

杨佳宜的脑袋一下子大了。

 

要是自己和程伟强抱在一起的照片,真的传遍了村子,那以后自己还怎么活。

 

所以杨佳宜也急了,她愤怒的喊了一句,“陈大彪,你究竟想怎么样?”

 

听了杨佳宜的话,陈大彪转过了身,来到了杨佳宜的身边,贪婪的扫视着杨佳宜那露出来的雪白,咽了口唾沫说道,“很简单,你陪我睡一觉,我就把这照片删了,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这怎么可以!

 

就算是三岁小孩也明白,一旦被威胁上了,怎么可能睡一觉就能解决问题?

 

要是陈大彪睡了一觉还不满足呢?要是睡了还想敲诈钱财呢?如果拿不到那个把柄,这辈子就等着被那个人渣敲诈吧!

 

“你休想……”杨佳宜刚喊了一半,陈大彪却再也忍受不住,猛地扑了过去。

 

“啊……”那地方被程伟强一吸,杨佳宜的魂都差一点被吸出来,她的身子一下子软了,她恨不得搂住程伟强,可是下一刻,她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她赶紧推开了程伟强,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大胸,羞怒的盯着程伟强。

 

程伟强知道自己过分了,他赶紧眼神呆滞的看着杨佳宜,掩饰的说道,“嫂子,我想吃馒头,我饿。”

 

“哦,我这就去给你拿。”杨佳宜一听,这才松了口气,原来是他饿了。

 

杨佳宜赶紧站起身,朝床边走去。

 

看着嫂子的后面,一上一下的扭动,程伟强的鼻血,都差一点窜出来。

 

杨佳宜穿好了衣服,去厨房拿了一个馒头,递给了程伟强。

 

程伟强大口的吃了起来。

 

杨佳宜坐在床边,看着程伟强香甜的吃着,心里却翻滚了起来。

 

这陈大彪要是真把自己和强子搂在一起的照片散布出去,自己可就没法活了,以后自己要是再和程伟强住到一起,大家的唾沫星子,都能把自己淹死。

 

不行,等天亮了,就去借钱,把厢房收拾一下,让程伟强搬出去。

 

程伟强吃完了,躺到了床上,他的脑海里,却一直想着一个问题,要是陈大彪真的把自己和嫂子的照片,散布出去,那嫂子以后还如何在人前站立。

 

可是他又一想,咬了咬牙,毛线,要是真的那样,自己干脆把杨佳宜结婚,反正自己是程家捡来的,和程伟峰又没有血缘关系,自己就算是娶了杨佳宜,也不违背道义。

 

程伟强想着,慢慢睡了过去。

 

杨佳宜看程伟强睡着,就搬了个小凳子,坐到了床边,趴在那里,慢慢的睡了过去。她是再也不敢和程伟强一起躺到床上了,要是再被陈大彪再看到,那就更解释不清楚了。

 

……

 

第二天早上,杨佳宜早早就出去借钱。

 

到了晚上的时候,杨佳宜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家里。

 

她跑了一天,就借了百十块钱。

 

她的耳边,还响着村民的声音,“佳宜啊,你也知道,大家都不宽裕,就算是我能够挤出点钱给你,你能还的上吗?”

 

更有那无良的村民趁火打劫,“佳宜啊,今晚上你嫂子不在家,你要不晚上来吧,到时候我就给你钱……”

 

想到了这些话,杨佳宜就气得俏脸铁青,可是冷静下来,她又感到了深深的无奈,自己一个女人家,带着一个傻弟弟,真的赚不来钱啊!

 

看到杨佳宜无力地把百十块钱,放到了桌子上,程伟强一下子明白了。

 

嫂子这是愁钱啊!

 

不行,自己得想办法帮助嫂子筹钱。

 

可是自己怎么样才能够弄到钱呢?

 

正在程伟强想办法的时候,杨佳宜看着程伟强,一脸歉意的说道,“强子,我们住在一个房间里,真的不合适,要不你到我们桃树园那个棚子里住吧,不然的话,村子里人,该说闲话了。”

 

程伟强一听,如遭雷击。

 

自己要是去了桃园,那晚上还怎么和嫂子睡到一起?

 

所以他看着杨佳宜,一脸惊恐的喊道,“嫂子,你不要赶我走啊,我晚上怕鬼。”

 

杨佳宜一听,眼泪掉了下来,“强子,我也不想和你分开,可是,我真的没办法了啊!”

 

看到杨佳宜难受的样子,程伟强的心里,就像是刀扎了一样,他实在不愿意让杨佳宜伤心。

 

所以他看着杨佳宜,傻傻的说道,“强子乖,强子听话,我要做那大钟馗,和魔鬼斗争。”

 

程伟强说完,朝杨佳宜握了握拳头,这才离开了家。

 

他走在路上,心里越发的恨陈大彪,要不是这个杂碎昨晚上闹腾,嫂子会让自己住桃园吗?

 

他想着陈大彪,突然又想起了他老婆王小翠。

 

程伟强冷笑了起来,陈大彪,你想要碰我嫂子,我就先把你老婆绿了,然后再把你老婆的钱掏出来,给我嫂子修理房子,这样的话,我就可以回家住了。

 

程伟强咬了咬牙,转身朝陈大彪家里走去。

程伟强来到了陈大彪家里,悄悄来到了卧室的窗口,朝里面一看,陈大彪不在家里,只有王小翠坐在床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程伟强喊了一句,“嫂子。”

 

王小翠吓了一跳,当她抬起头,看到是程伟强时,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迅速从房间里出来,看着程伟强,笑着问了一句,“强子,你找我什么事情?”

 

强子看着王小翠,傻傻的说道,“我还带着棍子,我还想捅钱。”

 

听了程伟强的话,王小翠又想起昨天晚上没有做成的事情,她偷偷看了一眼程伟强那鼓囊囊的地方,浑身一下子火热了起来。

 

她眼珠一转,笑着说道,“好,你去瓜棚等着我,去那里把钱捅出来。”

 

程伟强点了点头,转身朝村外的瓜棚走去。

 

王小翠收拾了一下,把抽屉里的一千块钱,装进了包里,然后转身,朝外边走去。

 

王小翠刚出去不久,陈大彪就回来了。

 

他赌钱输了,要回来取钱。

 

当他打开抽屉一看,自己放在那里的一千块钱,没了踪影。

 

他一下子急了,拿出手机,就给王小翠打电话,可是王小翠的手机,却已经关机。

 

陈大彪转身出了院子,准备去寻找王小翠,让她把钱还给自己。

 

他刚出了大门,就碰到邻居张妈。

 

“张妈,你看到小翠去哪里了吗?”陈大彪问了一句。

 

“哦,刚才傻子来找她,她跟着傻子,朝村外出去了。”张妈很随意的说道。

 

陈大彪一听,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

 

王小翠和傻子出去干什么?陈大彪满腹狐疑,转身朝着村外走去。

 

……

 

王小翠跟着程伟强,来到了自己家里的瓜棚。

 

昨晚上前 戏太多了,耽误了正事,今晚上,王小翠已经决定了,她要省略那没有实质性的章节,直接进入正题。

 

昨晚上那股邪火,今天是非发泄出来不可。

 

所以王小翠直接把程伟强的裤衩撸下来,伸手抓住了他。那东西的尺寸,让王小翠魂都飞了。

 

她捏了几下,然后急促的牵着程伟强,来到了床边。

 

她把衣服全部脱了,坐到了床上,伸手从包里掏出一把钱,塞给了程伟强,喘息着说道,“强子,来,用你那个,放到嫂子这,越用力,钱就越多。”>>>>全文在线阅读<<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