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 新闻正文

男朋友把我下面扒开看-我被校长开了苞

原来柳芳芳早就已经猜到了我的想法,只是想逗逗我。

“嗯,那芳姐,我的工作……”

 

知道了柳芳芳不是在做某种被经常被严打的工作之后,我又对她之前提到的那个很适合我的工作起了兴趣。

 

既然已经确定了柳芳芳是清白的,那么她提供给我的这个工作想必也属于正经工作。

 

我以为柳芳芳会很高兴的说出那份工作是什么,没想到柳芳芳先是伸了个懒腰,将自己姣好的曲线完全展露出来,又转头看向另外一边,丝毫没有搭理我的意思。

 

我急了,叫道:“芳姐,怎么了?”

 

但柳芳芳只是看了看我,好像很疲惫的打了个哈欠,道:“小浩,我好困啊,我先睡会儿。待会儿吃完饭记得叫我。”

 

我无语道:“芳姐,我错了,我不该质疑你给我提供的工作,更不该质疑你的工作。”

 

柳芳芳又等了一会儿,直到我都急的快冒火,这才悠悠然起身道,“看你以后还跟我耍花样。先把烟灭了。”

 

不等我反应过来,柳芳芳已经伸手掐灭了我手中的烟头,只剩下半个烟蒂。

 

我悻悻的将烟头丢进垃圾桶,问道:“芳姐,现在你能说了不?”

 

柳芳芳翻了个白眼,理了理身上的衣服,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小浩,你了解化妆品吗?”

 

我摇头。

 

“你了解时尚品牌吗?”

 

我摇摇头。

 

柳芳芳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继续道:“那你了解女人最需要什么吗?”

 

我继续摇头,眼见柳芳芳还要发问,一头雾水的我终于忍不住了,开口打断道:“等等,芳姐,你问的这些和我的工作有什么关系?”

 

柳芳芳不疾不徐的道:“当然有关系。现在我可以告诉你让你去做什么了。”

 

“做什么?”

 

尽管之前我都努力地保持着一副很淡定的样子,但此刻还是有些激动。

 

如果真能达到柳芳芳所说的,一月几十万,或许用不了多久我就能还清所有的债务,重归自由身。

 

“小浩,你听说过公关吗?”

 

柳芳芳一边说一边盯着我,似乎想要看到我的反应。

 

“公关?没听过。”

 

我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并没有印象,问道:“这是做什么的?”

 

柳芳芳嘴角微勾,带起一个笑容道:“先别急着问。姐先给你讲讲姐的工作。”

 

见她完全不慌的样子,原本还有些焦急的我也轻松了下来,说道:“行,芳姐,你说。”

 

“姐现在在一家高级会所担任总经理,相当于那里的老大。”

 

柳芳芳说着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不妥,将自己的短裙裙摆收了收。

 

我忍不住道:“姐你就别收了,又不是没看过,那天晚上……”

 

我话还没说完就知道要完,果然,我话才说到一半,就注意到柳芳芳的脸色由白转红,然后羞怒交加的柳芳芳直接伸过来一只手,照着我的耳朵就拧了起来。

 

“说!那天晚上怎么了?!”

 

柳芳芳愤愤的道,脸上的红晕似乎已经达到了极限,仿佛随时都会滴出水来。

 

“疼!疼!”

 

我一边捂着柳芳芳攥着我耳朵的手,一边大叫,以期借此来减少我们之间的尴尬,嘴上也连忙道:“我错了芳姐,我真的错了,什么那晚?哪一晚?发生了什么?我完全不记得啊!”

 

柳芳芳这才收回手,狠狠的剜了我一眼,似乎只要我再敢提这个,她就要了我的狗命。

 

我倒是有些纳闷儿了,当时柳芳芳以为我是傻子,什么事都愿意跟我做,甚至还主动勾引我,没想到现在我恢复正常了,柳芳芳和我之间反而像是多了一层无形的隔膜。

 

我一边揉着发红的耳朵一边赔笑道:“芳姐,我真的错了,我刚刚脑抽,说错了话。我根本就不记得是哪一晚,又发生了什么。”

 

“小浩你!”

 

柳芳芳见此又要过来拧我耳朵,我连忙后退,逃出柳芳芳的攻击范围。

 

柳芳芳呆滞了一瞬间,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胸口剧烈起伏了几下,咬牙切齿的道:“小浩,我知道你是装作什么都不记得样子,好让姐安心。但姐也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再说不存在也没意义。只要你答应我,不管怎样都不要告诉别人就行了!”

 

柳芳芳说完就盯着我的眼睛,仿佛要试图验证我即将说出的话是真话还是假话。

 

“嘿嘿,一定一定,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保证不会再有第三个人知道!”

 

见此我连忙学着电视剧里的情节抬起手来,面对窗外的天空信誓旦旦的发了誓。

 

柳芳芳这才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行了,你个小捣蛋鬼。我还是继续跟你说说姐的工作吧。”

 

虽然不是很明白为什么我一定要先了解化妆品,时尚品牌,女人需要的东西,甚至还要听柳芳芳的工作,但既然她这样说了,我也只能听着。

 

“我们会所的名字叫夜来香……小浩,你什么眼神?咱们这是一家正规会所!”

 

柳芳芳被我气得牙痒痒,却又发不出气,只好不停地在我身上剜来剜去,我毫不怀疑,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我现在已经死了千八百次。

 

“我们会所的主要目的是服务……”

 

柳芳芳说着突然脸颊赤红一片,不可否认此刻的她诱惑至极,让人忍不住升起一种一亲芳泽的冲动,但我此刻关注的重心完全不在这上面,我愣愣道:“服务什么?”

 

柳芳芳犹豫了一下,还是轻启粉唇道:“服务于那些老女人。”

 

“老女人?”

 

我懵逼了一瞬间,皱眉道:“芳姐,你不是说你不做……”

 

“打住!”

 

柳芳芳眼睛紧张的打断我,“小浩,你先听我说完。”

 

我按捺下心里的疑惑,点点头,示意她继续讲。

 

柳芳芳道:“我们会所的确是做这些为老女人服务赚钱,但你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要得到一个女人的欢心,有许多方法都比靠出卖肉体更合适。依靠肉体,那只能算作最低级的方法。”

 

说着柳芳芳深呼一口气,似乎一下子把要说的话都说完,心里畅快了很多。

 

“小浩,你知道刚才为什么我要问你懂不懂化妆品,时尚品牌,还有女人最需要什么?”

 

柳芳芳说着端着桌上的水杯轻轻抿了一口。

 

我摇摇头,这才明白似乎我又误会了柳芳芳的意思。

 

“因为在那些长久得不到满足的老女人眼里,除了化妆品,时尚品牌能彰显她们的身份,表明她们的财富,同时还能引起别人的注意之外,她们别的一些需求,只有像我们夜来香这样的高级会所能满足。”

 

柳芳芳喝完水之后平静了许多。

 

我长舒一口气,有些愕然,也有些庆幸。

 

“那芳姐,公关是做什么?”

 

明白了柳芳芳现在的工作,以及夜来香会所的性质之后,我突然对我即将要面临的这个岗位产生了好奇。

 

“姐刚刚已经说的这么清楚了,你还不明白吗小浩。”

 

柳芳芳看了我一眼,然后沉默片刻后继续解释道:“公关就是我所说的,负责满足这些女人的第三类需求的客人。”

 

我疑惑道:“那要怎么才能满足她们呢?”

 

蓬!

 

“还不懂吗?小浩你个笨蛋。”

 

柳芳芳恨其不争的赏了我一记暴栗,“一般的男公关负责的是,夸赞女人身上穿戴的奢侈品,或者她们身上的化妆品。稍微高一级的男公关则是从这些女人的心理层面着手解决问题,比如这个女人老公出轨,那么她需要什么?肯定是爱啊!只要你能让她感觉到爱意,爱情的存在,她就愿意为你买单!当然,不管什么级别的公关,他们的目的都只有一个,让客人高兴,客人高兴了,自然愿意花钱。”

 

柳芳芳说的时候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我则是一脸尴尬,问道:“芳姐,你的意思是,针对客人缺失的东西下手,让她们满足?!”

 

“能让你这个小笨蛋明白过来,的确很不容易了。但就是这个道理。”

 

柳芳芳白了我一眼,又轻轻抿了一口杯子里的温水。

 

“那公关怎么赚钱?难不成依靠他们给的小费?”

 

我皱眉道。

 

思来想去,我也没有在这盈利模式里找到赚钱的点。但如果真的靠小费,和卖肉又有多大的区别?!

 

柳芳芳道:“你不要小看了这个行业,小浩,我问你,你知道这些女人为什么会来会所消费吗?”

 

我想了想道:“寂寞。”

 

“没错。”

 

柳芳芳放下双腿,自然并拢,轻抚了一下裙角,透出一股知性气息,“就是因为他们寂寞,当然,更因为她们有钱!我在会所做了这么多年,我看得见,这些女人都是因为感情或者生活上的问题,导致压力太大,或者情感得不到满足,才会来会所寻求解决。而一旦公关将她们哄得高兴了,一掷千金又算什么?”

 

说着柳芳芳笑了笑:“就像男人古时候逛青楼一样,她们可能并不需要生理上的满足,只是想得到心理上的安慰。”

 

我点点头没说话,心里若有所悟。

 

“当然要赚钱的话,光这样还是不够的。因此所有的高档会所都设置了两种消费模式,一种价格性对低一些,而另外一种则是对于那些女人很开心的情况下设置的。比如小浩你今天哄得一个女人很开心,你可以让她替你点一杯夜来香特制龙舌兰,其实这就是一种普通的酒水,但是在夜来香,可以卖到一万块一杯。”

 

说完柳芳芳眉眼都眯成了一条缝儿,仿佛我整个人已经变成了一只移动的人形自走钱包。

 

“一万块一杯?!”

 

我难以置信的盯着柳芳芳,希望她下一刻会告诉我,刚刚说的那些话是骗我的。

 

但事实上并没有,柳芳芳依然是笑意盈盈的望着我。

 

我咽了口唾沫道:“一万块一杯,真的会有人买单?”

 

“放心,有的。”

 

柳芳芳看出了我的惊愕,但并没有感到很意外,“刚刚跟你说过,这些女人什么都缺,唯独不缺钱。她们可以用各种时尚潮流的名牌包包,名牌服饰来装饰自己,就为了得到几句赞美。又为什么不能花一万块替让自己的开心的小子买单呢?!”

 

我算是明白了柳芳芳的意思,“而通过这些高档消费赚到的钱,我们作为公关是能拿到提成的是吗?”

 

尽管从小我就在装傻,但我还是不可避免的耳濡目染了很多这方面的东西,柳芳芳又给我讲解的清清楚楚,再不明白,我自己都要觉得我是傻子了。

 

“是,会所一般是和公关五五分成,而一旦某位公关业绩出众,会所会提高和他的分成比例,同时也是为了能继续收拢他,让他替会所赚钱。”

 

柳芳芳说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眨了眨眼接着道:“而能赚钱的方式远不止提成。小浩你也要弄清楚一件事,这些女人非富即贵,也许她们和自己的亲人,老公关系不太好,但她们也有自己的人脉圈子,说不定就是政商某领域的贵人。我这样说你懂了吗?”

 

我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如果真是按照柳芳芳的说法,只要我业绩足够好,能够通过那些女人拿到足够的资源,到时候无论是从商还是从政,都易如反掌,富贵又岂是难事?!

 

“好!芳姐,我跟你做了!”

 

我不再犹豫,当即拍手答应,而柳芳芳却是朝我抛了个暗含秋波,幽怨无比的眼神,“什么叫跟我做了?”

 

柳芳芳这话的语调娇媚无比,完美的符合她的名字,让我一下子就想起了那晚的幽秘景象。

 

我连忙咳嗽几声,掩饰尴尬,同时端着一杯水道:“芳姐,那我什么时候可以上班?”

 

柳芳芳沉吟片刻道:“现在还不行,你等等。”

 

说着柳芳芳就出了门,我正疑惑着她是什么意思,却见柳芳芳又从那辆CC上走了下来,手里拿着几本杂

>>>>全文在线阅读<<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