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 新闻正文

强行要了她第一次!好爽,挺进女友闺蜜的身体

管她从没有对张寒有过什么非分之想,也没想过背叛她家张老师,但最近这很长一段时间,自己跟老公都没有成功过。

前段时间张海病了好几个月,病愈之后这几个月,身体又一直找不到以前的状态,这前后加在一起,杏儿有大半年没有过夫妻生活了,猛地一见到这威风凛凛的景象,自然心跳加快,心率加速,俏脸绯红。

 

羞臊之下,杏儿想赶紧离开,生怕张寒醒不来发现她在盯着他看,但又舍不得走,心里感叹,还是年轻人好啊!大白天睡觉都这么虎虎生威的,一个人都反应这么强,那叫一个浪费。

 

张寒透着眼角的余光发现杏儿的美眸盯着自己下身看,顿时心花怒放,他知道自己无意识的引诱竟然成功了。

 

自己没猜错,杏儿和翠儿一样,都很需要男人,昨天经了翠儿的开蒙,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那事儿,看见杏儿现在的模样,就更是按捺不住,心想着要不要现在就找机会,把杏儿按在床上要了她?

 

看她现在这样子,应该是空虚了很久了,最多也就是装模作样地挣扎几下,不能拿自己怎么着,搞不好自己稍微主动一点,她就从了也说不定。

 

一想到这,张寒色胆包天了,他装作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开口道:“哟,是杏儿姐呀?你怎么来了?什么时候来的?”

 

杏儿一见张寒醒了,顿时羞涩起来,眼睛也不好意思再盯着张寒的那部分,含含糊糊的说:“张寒兄弟,我刚进来,敲你的门没有声音,就推门进来看看,我们家张老师让我请你过去吃饭,我都来第二趟了,你啥时候回来的?你昨晚没有在家睡觉吗?”

 

张寒撒谎道:“我昨晚喝了酒,睡不着,后半夜跑到秀江游泳去了,后来在江边睡着了,刚回来不久”

 

张寒说完便坐了起来,还特意将眼睛往自己下面一瞥,装作发现了什么,忙用手捂住了小腹下面。

 

杏儿见状,脸蹭地又红了,张寒趁机奉承:“杏儿姐,你可真漂亮”。

 

杏儿一下羞涩起来,忙道:“别瞎说,快点起来吧!”

 

“杏儿姐,我说的是真的,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吗?”张寒说着,猥琐地指着自己的下半身,眼睛则色迷迷地盯着杏儿傲人的前胸和修长的大腿。

 

“死张寒,不许乱说啊!”杏儿被他挑逗得更加脸红了。

 

“不是瞎说,杏儿姐,我在梦里梦到你了,梦到你做我媳妇了,身下就成这个样子了,杏儿姐,这是咋回事呀?”

 

张寒故意装嫩雏,啥也不懂似的,其实,经过翠儿昨晚一个晚上的培训,他对男女间这点事情都完全弄明白了。

 

杏儿羞涩地说道:“你个死张寒,想媳妇了呗,等有机会让杏儿姐给你说个漂亮媳妇,我们村里漂亮媳妇很多的,只要你不好吃懒做,肯定有漂亮媳妇等着你,可不许再惦记杏儿姐了。”

 

“那我可做不到,杏儿姐,你是我梦中情人,我每天晚上梦里都有你,在梦里你就是我媳妇,虽然在现实生活里你是张老师的媳妇,可在我梦里,你永远是我媳妇,杏儿姐,我喜欢你!”

 

张寒趁机表态,说的时候,两只眼睛里喷出了两团热辣的火苗。

 

杏儿心跳加快,急忙说道:“死张寒,可不许乱说,你赶紧起床吧!杏儿姐回去了。”

 

说着,杏儿转身就要走,她已经从张寒的眼里看到了一股让她难以拒绝的光芒,这种光芒在老公张海的眼睛里已经黯然失色了,张海在经历了多次失败后,眼里再也燃不起这种熊熊烈焰了,她很害怕自己会沦陷在张寒身上。

 

“别走,杏儿姐,求你了!”

 

张寒见杏儿美眸中有了期待,胆子陡然增大,飞快地跃下了床,将挡在杏儿的面前将门关上了,并且上了拴。

 

“死张寒,你要干嘛?你可不许乱来!”

 

杏儿意识到了张寒的企图,心里不禁有些惊慌,她心里虽然被张寒的本钱撩的直难受,但她最担心的,是万一张寒真一时冲动做出点什么,一旦让人发现,老公张海肯定会跟张寒拼命的,而且也不会再要她了。

 

张海虽然是读书人,但是对杏儿的占有欲极强,曾经多次跟她说过,她是张海心里的无价之宝,白璧无瑕,他不能容忍任何男人碰她,她只能是他一个人的,他疯狂地爱她,决不许她被任何男人碰。

 

张寒从未这样跟杏儿独处一室,他的心狂野地跳跃着,眼里喷出强烈的火花:“杏儿姐,就给我一次,好吗?就一次,我想死你了,我天天晚上梦到你,你就让我梦想成真一回吧!”

 

杏儿边退边劝:“不行,张寒,张老师要是知道了,他会杀了你的,我也活不成了!”

 

“不会的,张老师本来就不是男人了,杏儿姐,我知道你现在过得很苦,你就开开心心地做回女人吧!我能满足你的。”

 

张寒说着,猛地扑到了杏儿的身上,将她压倒在了床上。

 

可就在这关键的时候,广播里突然传来了村长张德旺播送张海对张寒写的感谢信,张寒立马被这热情洋溢的感谢信给吸引住了,脑子一愣神的工夫,杏儿便趁机推开了他。

 

  杏儿娇喘着推搡了他一下,小声骂道:“死张寒,你下次再敢欺负杏儿姐,我就把你的命根子剪了!”

 

  说着,杏儿拉开门栓就要出去。

 

  张寒的血性被她最后这句话给激起了,伸手揽住了她的柳腰,嘴上说着:“你要是舍得剪就来吧!”

 

  娘嘞,这小腰手感可比翠儿不知道要强多少倍。

 

  杏儿怕别人听见,不敢大声喊,只能小声怒斥他:“死张寒,快放开我……”

 

  “不放,杏儿姐,我打心眼里喜欢你,我知道你心里也有我,不然你刚才干嘛偷看我的裤裆?”

 

  “你……”杏儿这才意识到原来张寒一直都是装睡,自己偷看他的时候,都被他看在眼里了,这让她一下子又羞又急,脱口道:“死张寒,你怎么能这么无赖!”

 

  张寒眼看杏儿欲拒还迎,神情纠结,便想更进一步,一鼓作气让她打消估计,没想到正在这时,就听外面有人喊道:“张寒老弟在家吗?”

 

  张寒一听,就知道是三虎哥的声音,赶忙松开了杏儿。

 

  杏儿一听三虎来了,急得眼泪都要流下来了:“死张寒,这要是让三虎看见我在你房里,指不定在村里怎么说呢,怎么办呀?”

 

  “杏儿姐,你赶紧躲到床底下吧!”张寒也着急了,他都还没有尝到杏儿的味道呢,被三虎哥给逮住了不要紧,可万一翠儿嫂子要是知道了这事,自己怕是就没机会跟她“学本事”了。

 

  杏儿这时焦急的说道:“床底下多脏啊!没别的地方吗?”

 

  张寒催促道:“没别的地方啦,你再不钻进去可就来不及了”

 

  杏儿一看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忙趴到了地上,往张寒的床底下钻。

 

  张寒一瞥她圆鼓隆冬的屁股,强咽了口唾沫,心想:娘嘞,这要是不睡到杏儿,老子这辈子可就白活了!

 

  想到这,他赶紧将门栓抽掉,然后一瞥床下的杏儿,见她躲到了最里面,心里一阵狂喜,趁着三虎还没进来,张寒小声对床底下的杏儿坏笑道,“杏儿姐,我这辈子指定要跟你在一起,你是逃不掉的。我知道张老师自从得了一场病之后早就不行了,你是女人,不可能一辈子受活寡的,杏儿姐,我是真心喜欢你……”

 

  杏儿一下羞臊难当,脱口问他:“你个死张寒,你……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这你就别管了,反正我知道张老师现在是假男人,你现在需要一个真男人!”

 

  “你……死张寒,你坏透了,不理你了!别说话,三虎已经过来了!”

 

  杏儿清晰地听到了脚步声离张寒家越来越近。

 

  张寒小声笑道:“杏儿姐,等我先把三虎哥打发走了,我们再好好聊聊…。。”

 

  刚说完,就听门外三虎在叫:“张寒兄弟,在屋里吗?”

 

  说着,三虎推门进来,一眼就见到了床上躺着的张寒。

 

  张寒忙装作刚刚醒来的样子,“啊……三虎哥,有事吗?”

 

  三虎笑道:“没啥大事,我刚跟张老师从张德旺家回来,正要下地干活,路过你家就过来跟你说一声:驴日的张德旺打算给你到市里争取个见义勇为的典型,搞不好你这次要出名了!”

 

  张寒惊讶的问道:“真的?”

 

  三虎笑道:“当然是真的了,你嫂子还说呢,要给你庆祝庆祝,给你做一桌好菜,到时候再让你嫂子好好教教你本事……”

 

  一听到让翠儿嫂子教自己做那事,张寒心里就涌起一阵火热,可立马就消了下去,没别的,杏儿还在床底下躲着呢,这要是让她听出点啥来,那可就惨了!

 

  于是他赶紧打岔道:“这点事哪还用得上三虎哥你跑一趟跟我说。”

 

  三虎摆摆手道:“说这些就见外了,咱俩谁跟谁,再说就是顺路过来说一嘴,你休息吧,我下地干活了。”

 

  “成,那你先忙。”

 

  等三虎走了之后,杏儿便从床底下爬了出来,见张寒的贼眼一直盯着自己胸脯,幽幽的看了看他,说:“死张寒,三虎都回来了,我们家张老师肯定也回家了,他到家要是没见着我,肯定要起疑心,他知道我来叫你吃饭,万一直接找过来可咋整?你今天就别难为嫂子了,好不好?”

 

  张寒一想,杏儿说的没错,三虎和张海一起去的村长家,三虎刚才都扛着锄头到自己家来了,那张海怕是也到家了,再不让杏儿回去,没准张海马上就找上门来。

 

  一想到没法跟杏儿深入接触,张寒心里就有些不爽,杏儿见他没开口,以为他不乐意,急忙又道:“你乖乖听话,嫂子今天先给你点补偿。”

 

  杏儿说完,竟然主动开始解开自己上衣,露出了如凝脂般的雪肌。

 

  紧接着,杏儿那春光就这么暴露在张寒的面前,顿时让他一下子血脉喷张起来,简直看傻了眼。

 

  杏儿红着脸对张寒说:“今天只能让你摸一下!”

 

张寒激动难耐,一把将杏儿抱住,向那一对傲人抓了上去。

 

杏儿此时羞臊难耐,自己的这哪让自己老公之外的男人摸过,现在让张寒这么一碰,浑身就跟过了电似的,紧张的直发抖。

 

  在这一刻,张寒数次想直接把杏儿抱上床,但是一想到随时有可能找上门来的张海,心里还是作罢,以后有的是机会,没必要冒这个险。

 

  于是张寒紧抱着杏儿,在她耳边说:“杏儿嫂子,你早晚都是我的!”

 

  杏儿娇喘着说:“好……你先放开嫂子让嫂子回家,不然一会儿我们家张老师真找过来啦!”

 

  张寒这次没有拦杏儿,但是在杏儿走之前,他还是按捺不住心头火热,手上动作着,在她耳边吹着热气:“杏儿嫂子,我想吃一口……”

 

  杏儿白了他一眼,说:“下次再说!”

 

  说完趁张寒没注意,转头便出了门。

 

  中午,张寒如期来到张海家赴宴,夫妻俩给他做了满桌子的菜,女儿凤仙和儿子小强跟张寒也都很熟悉,小强别看孩子小,但知道是张寒救了他的小命,加上张海夫妻俩教导有方,跟张寒特别亲热。

 

  而这顿酒喝完,已经天色过晚,张寒与张海两人推杯换盏地更是干掉了一瓶多白酒,都喝醉了,杏儿没办法,只好把两人分别搀扶进了她自己的房间和女儿儿子的房间,当然,张寒就睡在了凤仙和小强的床上。

 

  女儿凤仙见她娘把张寒搀扶到了她跟弟弟的床上,便问道:“娘,张寒叔叔今天就睡在我们家吗?”

 

  杏儿对女儿说道:“你张寒叔叔喝醉了,等他酒醒了就回他自己家,你带着弟弟跟二毛他们上林子边玩吧,但不许再到河边玩了,知道吗?”

 

  凤仙点点头,领着弟弟出门了,杏儿也离开房间,到外面收拾碗筷。

 

  此时的张寒并没有完全醉,他今天一直留着量,这会儿趁杏儿离开,张寒便偷偷地下了床,躲在一侧看杏儿在客厅里忙活。

 

  只见杏儿系着围裙,收拾完了碗筷开始抹桌子,她每动一下手,曼妙的身子就跟着扭动,尤其她那两瓣浑圆摆动起来更是无比诱人。

 

  那模样,看得张寒在屋里都直流哈喇子,不说五官,单就身材、大腿和肌肤,杏儿在灵水村的大姑娘和小媳妇当中,就无人可及。

 

  正想着,张寒就看见杏儿已经做完了家务,朝他睡的这间房走来,张寒忙飞快上床,佯装睡着。

 

  杏儿进屋后,见他睡着了,便关了门打算退出去,这让张寒非常失望,他以为杏儿会靠近床边,这样他就可以趁着酒性亲她几口,温存温存,反正张海在隔壁睡得像死猪一样,一时半会天塌了他也醒不了。

 

  于是张寒决定把杏儿叫进来,便轻声道:“杏儿姐,杏儿姐……”

 

  刚关上门的杏儿一听是张寒在叫她,心里莫名涌起几分火热,心说这臭小子可算还有点良心,喝多了也没忘了自己,当下就推开门,关切的问:“怎么了张寒?”

 

  张寒感觉到了杏儿已经到了床前,他蹭地爬了起来,一把将杏儿的玉手给拽住,猛地将她揽入了自己的怀里,在她耳边吹着热气:“当然是想我的好杏姐儿了…。。 杏儿姐,我喜欢你,我爱你。”

 

  这是张寒在电影里学到的泡妞招式。

 

  在乡下农村,我爱你这三个字还是很稀罕的,杏儿被张寒死死地搂在了怀里,耳边听着这话,心里就跟吃了颗蜜枣似的甜,可也不敢和这坏胚生出啥大动作,生怕再把老公张海给惊醒了:“张寒,别这样,这是在我家里呢!张老师就睡在对面,咱们要是把他吵醒了,那可就……”

 

  没等她说完,张寒已经将嘴巴堵住了她的香唇。

 

  他昨晚和翠儿嫂子把亲嘴练到了一定的程度了,几个要诀他完全掌握,所以嘴巴盖住了杏儿的香唇。

 

  娘嘞,原来美女的味道果然不一样,这味道,可比翠儿的香唇更香。

 

  “啊嗯……”

 

  被张寒这坏胚充满野性的允吸后,杏儿只觉得仿佛天旋地转,身子软软地瘫在了张寒的怀里,毫无反抗之力,心里只觉得有股强烈的渴望在驱使她配合张寒的一切行动,任他欺负了。

 

  张寒见杏儿失去了抵抗力,知道自己得手了,就一把将她抱了起来扔到了床上……

 

出门后,三虎心里还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想着回去要和翠儿好好说说,要她以后多“教教”张寒才是。

 

三虎心里想的是,不单要让张寒睡了马兰,更要他睡得那骚娘们服服帖帖,给张德旺戴顶大大的绿帽子,要是能让马兰给张寒生个大胖小子来,那就更解恨了!

 

屋内,张寒因为昨晚和翠儿弄了一宿,加上中午又在张老师家喝了不少酒,这个时候他也有了些许睡意,躺在床上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梦中,张寒一会儿有翠儿陪他睡觉,一会儿又梦到自己强行和杏儿发生关系。

 

最后,马兰也送上门来,拿她的柔软甩他脸。

 

这梦做得张寒都不想醒过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糊中,张寒只感觉周围一片大亮,梦里的女人们,也在亮光中消失了。

 

他睁开眼,看见一人拿着手电筒照着他,惊得他一屁股坐了起来,“谁呀!别照了。”

 

却听见这人说:“哼,你个死张寒,睡够了没?赶紧起来吧!我家张老师让我来叫你过去吃饭!你一会过来了,可不许再欺负你杏儿姐。”

 

张寒这才看清,原来是杏儿来了,她说话的语气虽然严厉,可那双美眸中,却又带着娇媚。

 

他乐呵呵道:“杏儿姐,你可真吓了我一跳。我睡了多长时间了?外面天黑了吗?”

 

杏儿没好气道:“现在都快八点了,我们家张老师也刚起来不久,他说要请你吃一天的饭,就非要让我过来叫你。”

 

“嘿嘿,张老师对我可真好。”张寒嬉皮笑脸道。

 

“死张寒,就我家张老师对你好,你杏儿姐对你不好吗?”

 

说完,杏儿自己先红了脸。

 

“杏儿姐对我最好了。”

 

看到杏儿娇媚的样子,张寒想到下午没完成的事,刚刚梦里他涨得难受还没软下去,这会又酸胀了起来。

 

充血的欲望刺激着,他突的就坐起来,吓了杏儿一跳。

 

杏儿后退了一步,惊呼道:“死张寒,你又发什么神经?”

 

张寒也不答话,忽地又从床上蹦下来,把她揽入怀里:“杏儿姐,再让我亲几口吧!你的嘴巴好甜,想死我了,我刚刚都梦到你了,真的。”

 

说着,张寒把手电筒抢了过来,关上了电源。

 

屋内瞬间漆黑一片。

 

“死张寒,你别这样,你想干什么呀?唔唔……”

 

不等她说完,下午的一幕再度重演。

 

她的香唇,再次被张寒给牢牢控制住了。

 

杏儿只感觉酥麻感传遍了全身,她顿时就瘫软在了张寒怀里。

 

张寒这次可不想再失去机会了,他寻找着杏儿的裤腰带,拉扯的她的衣服,他想着,只要攻破杏儿防线了,一切都好说。有了翠儿教他的经验,他保准自己可以征服杏儿。

 

因为不在自己家里,杏儿也没了顾忌,不经意蹭到张寒那,她娇羞着,半推半就的依着张寒。

 

不过,当张寒的咸猪手才刚刚摸到杏儿柔嫩滑腻的小腹时,忽然一道手电筒的光从窗户照进来,吓得杏儿魂不附体。

 

她闪到黑暗处,轻拍了一下张寒的脸,低声道:“死张寒,杏儿姐总有一天会被你害死,我现在应该怎么办?还躲床底下吗?”

 

张寒摸着被打的一边脸,坏笑道,“杏儿姐,你迟早会是我的人,放心,这次可不会让你趴床底下,我先看看这人是谁,先把他打发再说,你躲门后。”

 

“哼,你快去吧。”

 

杏儿小声说完,就轻声躲到了门后。

 

张寒来到门边,还没等对方敲门,他便先把门给打开了。

 

门外,翠儿正准备敲门,见门突然打开,露出张寒的脸,她表情一喜。

 

“张寒,你还真在家呀!三虎说这个点你可能上张老师家吃饭去了,还不让我过来瞧。怎么?张老师没有叫你过去吃饭吗?要不你上嫂子家吃吧!”

 

见到是翠儿,张寒有些意外,心说下午的时候,三虎不是来过一趟吗,自己跟他说清楚了晚上吃过饭就去他家找翠儿“学习”,翠儿这时候咋还找上门来了?

 

只是,张寒却不知道,昨晚他与翠儿睡完之后,翠儿的心思已经全在他身上了。

 

这整整一天,翠儿都在想张寒,想了一天到晚上终于忍不住了,就编了个理由,偷偷跑过来看看他。

 

张寒憨憨笑道:“哦,翠儿嫂子好呀,杏儿姐刚过来叫我了,这不,我正准备出门去她家呢。”

 

“你个死张寒,跟嫂子说话咋还这么客气了,昨晚……”

 

刚听到昨晚两字,张寒猜到翠儿可能会说啥,吓得他连忙制止她继续说下去。

 

眼下杏儿还在屋里呢,要是被她知道自己昨晚和翠儿搞到一起了,自己指不定就睡不到她了。

 

翠儿见张寒给自己使眼色,不知他屋里有人,只以为他是怕隔墙有耳,于是也不敢乱说,改口道,“昨晚你没喝醉吧?。”

 

“还好,嫂子,要不你先回去吧,我也得去张老师家了。”

 

张寒的态度过于客气,翠儿心里有些不太舒坦,只是现在俩人都站在门外,指不定会遇上谁路过,她便也没跟张寒计较。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