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 新闻正文

一夜破了七个女的的处*粗大浓稠硕大噗嗤噗嗤h

就是这个谢医生利用治伤的名义,轻薄人家小姑娘呢!

难怪上任书记交接工作的时候特意交代她,一定要小心这个谢建国,竟然是这样啊!

 

不过,张碧琴来之前看过老谢的资料,知道他是一个快五十的人了。

 

可是,五十岁的男人,怎么可能还有这样的规模呢?

 

“咳咳。”

 

张碧琴的脸色有些微红,不过一低头,看到老谢还紧紧抓着自己的手不放,张碧琴连忙咳嗽了一声。

 

老谢回过神来,松开了手,有些不好意思:“额,张书记,不好意思,农村人,没见过张书记这样的美女,失态了。”

 

“呵呵,没关系。”

 

张碧琴嘴角微微上翘,不知道为什么,被老谢这样一个年近五十的老头子称呼美女,她竟然觉得有一丝丝的欣喜。

 

“张书记,这边坐吧,家里条件不好,多多担待!”

 

一边说着,老谢给张碧琴拉了一张凳子,自己则去拿了个杯子,走到她身边的桌子上去倒水。

 

张碧琴有些难受,她现在坐着,老谢站在她面前倒水,本来这也没什么,可是,老谢现在不仅顶着个帐篷,甚至还没拉拉链,以她现在的角度,刚好可以把这一切看得一清二楚。

 

可张碧琴也知道,老谢是个单身了十多年的老单身汉,生活作风有些邋遢也很正常,只能忍了,难道她现在要主动去提醒老谢,让他把拉链拉好么?

 

她只能不断的在心里提醒自己,都是些没文化的村民而已,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她是村支书,就是来改变这些人的!

 

而老谢此时也是愣住了,手里倒水的动作也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他本来就长得人高马大的,此时站在张碧琴前面,倒水的时候下意识的一低头,刚好就看到了她胸前令人震惊的风景。

 

而那可怜的白衬衫,上面两颗扣子都仿佛是要撑爆了一样!

 

这规模!简直比王小薇还大啊!

 

那一瞬间,老谢小腹处刚刚快要熄灭的欲火似乎又有了死灰复燃的趋势。

 

而张碧琴还奇怪呢,怎么老谢倒个水要这么久,结果抬头一看,正好看到了老谢色眯眯盯着她领口看得场景!张碧琴脸色一黑,连忙捂住了自己胸口。

 

“咳咳,这个,张书记,您喝点水吧。”

 

老谢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平时给村子里的大姑娘小媳妇儿瞧病的时候,没少看这些东西啊,现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怎么见到个女人就动心?

 

“额,谢谢,谢医生你也坐!”

 

张碧琴接过水杯,轻轻的放在了桌子上。

 

不知道为什么,张碧琴明明知道老谢裤裆那儿的拉链没拉,但她总是忍不住眼神要往那儿瞟。

 

可一想到老谢是个快五十岁的老头子,张碧琴不仅不觉得羞耻,反而觉得异常刺激!

 

在她想来,就是因为自己身材好,所以才让老谢的生理反应一直没有褪去,心里面的满足感何其得了。

 

“那个,不知道张书记屈尊到我这儿来,是有什么指示么?”

 

看到气氛有些尴尬,老谢连忙岔开了话题。

 

“嗯,是这样的!”

 

张碧琴喝了口水,正了正神色:“我呢也是初来乍到,对村子里很多事情都不是很清楚,不过我看咱们山南村的医疗条件很差,但是谢医生您了,作为咱们附近几个村子里大名鼎鼎的医生,我相信您也是有自己的本事的,咱们现在国家有政策,行医必须要有行医资格,现在咱们村子里有个机会,我可以推荐你到县城去学习,然后考个这个证回来,到时候如果表现好的话,您这边还可以跟我们合作,搞一个农村医疗合作社,您觉得怎么样?”

 

不得不说张碧琴能当上村委书记,一说到工作,就仿佛是换了一个人一样,那严肃的表情看得老谢一愣一愣的。

 

“哈哈哈,张书记啊,我今年都四十六了,还考什么证啊?能勉强混个温饱就不错了,不想去弄那些东西。”

 

老谢摆了摆手,很干脆的拒绝了。

 

现在跟王小薇的感情刚刚有了进展,眼看着就能有所收获了,这个时候去学习个屁啊!

 

“可是谢医生,咱们村子里的情况您也是知道的,附近几个村子里的村民就信得过您的医术,您要是不扛起这面大旗的话,恐怕咱们附近几个村子就没谁有这个本事了!”

 

张碧琴有些不甘,她知道老谢肯定不会答应这件事,但是没想到对方却拒绝得如此干脆。

 

“张书记,你也不用劝我了,我就这样每天喝喝酒,没事儿到处逛逛就挺好的,有病人呢就治,没病人就算了,至于什么医疗合作社,我实在没那个兴趣!”

 

老谢摆了摆手,语气当中带着一丝坚决。

 

反正对于老谢来说,有没有那个行医资格证都是一样的救人,难道考了个证以后,就治疗癌症了不成?

 

“好吧,谢医生,我也是真心实意来邀请您的,既然您这样说的话,我也不逼您,您好好考虑下吧,如果一皱之内您改变主意的话,随时可以来村管所找我!”

 

说完以后,张碧琴拿起桌子上的文件,欠了欠身就走了。

 

老谢也没有挽留,虽然他觉得这个张碧琴是长得很漂亮,但是也没到让他改变主意的地步,完全没有必要为了讨好一个没有任何关系的女人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

 

等到赵铁柱从厕所里出来以后,张碧琴也已经走远了,免不了对老谢一阵埋怨。

 

“谢叔,你在家啊?”

 

赵铁柱刚走,一个女人的声音就从屋子旁边传了过来。

 

回过头一看,竟然是早上刚跟王小薇打了一架的何秀兰!

 

何秀兰那身被撕碎的衣服也没有换,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肤露在外面,看得老谢直咽口水。

 

不得不说,何秀兰虽然是山南村第一泼妇,但是这身材脸蛋确实没得说,虽然比不上王小薇,但是何秀兰皮肤比较黑,整个人看起来比王小薇要精神很多,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别样的媚意。

 

“你来这里干什么?”

 

现在的老谢对何秀兰可以说全无好感,把王小薇脸上挠了那么多的伤痕,怎么可能有个好脸色给她?

 

“谢叔,我这儿也被王小薇挠了好多伤口呢,要不,你也帮我上点药吧?”

 

一边说着,何秀兰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对老谢露出了一个妩媚的笑容。

“咕咚!”

 

看到何秀兰这幅样子,老谢没来由的咽了一大口口水。

 

这女人,到底想干嘛?

 

“谢哥,你干嘛这样盯着人家看嘛?王小薇是您侄女,可我轮起辈分来,还是你大妹子呢,你不能只照顾王小薇,不能不管我的伤疤呀!”

 

何秀兰娇嗔着笑了笑,脸上露出一丝媚态。

 

以前老谢还没注意,现在看起来,这个何秀兰怎么看起来那么骚?

 

难道是因为自己早上去劝架的时候把“本钱”给暴露了?

 

一想到这里,老谢的心神一荡,王小薇没吃到也就算了,要是来个何秀兰调调口味也是种不错的选择啊!

 

“好吧好吧,那你进来吧!”

 

老谢不动身色的让开身子,让何秀兰进了屋子。

 

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以后,老谢特地把门给关上了。

 

看到老谢这幅样子,何秀兰又是心神一荡,早上在村子里见识到老谢的“本钱”以后,本来想回家换衣服的她怎么都感觉不得劲儿,脑子里全部都是老谢早上的样子。

 

思来想去,何秀兰实在有些不甘心,自家男人出去打工这么久了,都快一年多没有快活过了,鬼使神差的,何秀兰一晃一晃的就来到了老谢家里。

 

“来,让谢哥看看,你到底哪儿伤着了?”

 

老谢虽然有些猜测,何秀兰就是为了来勾引他的,但是人家又没主动表明,老谢要是毛毛糙糙的乱了方寸,那以后岂不是得受这个何秀兰摆布么?

 

“谢哥,就是胸口嘛,可疼了呢,不信你摸摸看啊!”

 

一边说着,何秀兰直接抓起老谢的手,按在了她的胸口上。

 

“呼~”

 

老谢长长的舒了口气。

 

好家伙,何秀兰这规模也不小嘛!虽然比不上刚刚来的张碧琴,但是绝对能跟王小薇一较高下了!

 

而且可能是长期干农活的原因,何秀兰的身体弹性要比王小薇好上不少,老谢不由得有些感叹,当真是梅兰竹菊,各有千秋啊!

 

“谢哥,怎么样?你感觉出来什么了没有?”

 

何秀兰的眼睛微微闭着,抓着老谢的手在她胸前的柔软揉来揉去的,嘴里时不时发出一声声醉人的声音。

 

她现在的心里极为满足,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就好像是着了魔一样,闻着老谢身上那股淡淡的草药的味道,还夹杂着丝丝的烟草的气息,何秀兰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

 

抓着老谢的手,何秀兰轻轻闭上了眼睛,心里长期以来的寂寞和空虚都仿佛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谢哥,我问你话呢,你有没有感觉出来什么呀?”

 

何秀兰一边抓着老谢的手揉着自己胸口,还不忘问老谢的感受。

 

“哦哦哦,伤口啊?伤口怎么感觉呢?你以为是心口疼要摸心跳啊,你这个是外伤,我得看看才行啊!”

 

老谢连忙从陶醉当中醒了过来,暗地里吞了吞口水,有些期待。

 

“哦,这样啊?谢哥你不会是故意想占我便宜吧?”

 

何秀兰微微一笑,看向老谢的眼眸当中带着一抹调戏的意味。

 

这个老谢,别看今年都四十六了,可今天早上那规模,着实让她有些惊讶,今天不好好玩个够,那哪儿是她何秀兰的本色呢?

 

“秀兰啊,谢哥怎么会骗你呢?你好歹也是上过学的人啊,应该明白,这外伤得眼见为实啊,你要是信不过你谢哥我,你完全可以去找其他人给你治嘛!”

 

老谢不知何秀兰的真意,只能故作生气。

 

看到老谢的样子,何秀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好啦好啦,谢哥,跟你开个玩笑嘛,来,你看看吧,到底是我的大,还是王小薇那丫头的大!”

 

何秀兰的眼神当中满是皎洁,那眼神看得老谢心里一突。

 

难道这个丫头看出什么来了?

 

一想到这里,老谢就有些担心,何秀兰是出了名的泼妇,但同时也拥有农村女人都拥有的长舌妇属性,要是她出去这说那说的,自己倒是没什么,可王小薇那边的话....

 

“谢哥,你怎么了?你不是要看伤口么?快来呀!”

 

看到老谢一副愣愣的样子,何秀兰心里一阵得意。

 

王小薇能拿下的男人,难道我何秀兰还拿不下?

 

“哦哦哦,对,看伤口!”

 

老谢实在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个何秀兰到底来这儿是干嘛来了。

 

说是勾引他吧?也像那么回事儿,但提到王小薇干嘛?难道是她在试探?

 

老谢有些拿不准这个女人了,但是不管怎样,一个女人送上门来给自己占便宜,自己还畏畏缩缩的,那怎么行呢?管她是来干嘛的,自己爽自己的不就行了吗?

 

至于王小薇的事情,就算何秀兰出去乱说,老谢也完全可以说她就是到这儿来治病的,反正这事儿谁也没证据,还不睡凭空胡掐?

 

“来来来,把你内衣脱下来,我看看你到底伤到哪儿了?”

 

想通了事情的关键,老谢也逐渐变得主动了起来,伸出手就去扯何秀兰那里的衣服。

 

当何秀兰那柔软出现在老谢面前的时候,老谢不由得深呼吸了好几口,平静自己的心情,如果非要用形容的话,那只能说,岁月似乎根本就没在何秀兰的身材上留下任何痕迹。

 

依旧像是十七八岁的少女一般,皮肤水嫩嫩的。

 

看到老谢愣愣的盯着自己的骄傲看,何秀兰的嘴角微微的翘了起来,虽然每次去赶集的时候,是经常有二三十岁的小伙子偷偷盯着她看,但是老谢不同啊!他可是山南村十里八乡唯一的医生,不知道看过多少女人的胸。

 

能让老谢变成这幅样子,难道还不值得骄傲么?

 

“怎么样谢哥?看出什么来了没有?是不是还得听一下心跳啊?”

 

不由分说的,何秀兰直接拉过老谢的头,按到了自己胸口上。

 

“嘶~”

 

感受到胸前的满足感,和老谢那没有刮干净的胡渣在在她的皮肤上划过,何秀兰忍不住轻轻哼叫了一声。

 

老谢此时却有些懵逼了,这个何秀兰,也太特么主动了吧?难道是寂寞过头了?

 

不得不说,老谢的猜测还是蛮准的,何秀兰的老公是修桥的,为了挣钱,平时几乎都在外地,就算是逢年过节也回不来一趟。

 

正所谓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何秀兰如今正是三十岁左右如狼似虎的年纪,怎么可能不想男人呢?

 

平常还好,村子里都是些上了年纪的老头子,要么就是几岁的小娃娃,可今天早上老谢来劝架的时候,全村都看到了老谢那傲人的本钱,而何秀兰呢,早就春心荡漾了!

 

“谢哥,怎么样?你有听到伤口在哪里么?”

 

何秀兰的一双手在老谢头发林里摸过,又轻轻摸了摸老谢那张坚毅的脸庞。

 

“额,找到伤口了,我去拿药,你先别动啊,我给你上点药,要不了多久就好了!”

 

尽管老谢根本找不出何秀兰身上到底哪里有伤口,但是人何秀兰不是说了吗?伤在了胸口上,难道老谢还要主动去戳穿不成?

 

“嗯,好啊,那麻烦谢哥了!”

 

何秀兰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看到老谢对她身体痴迷的样子,何秀兰就感觉心里一阵骄傲。

 

老谢拿出药罐子,在手上抹了一点,就想伸手往何秀兰的胸上涂。

 

“诶,谢哥,这男女授受不亲,抹药这事儿,还是我自己来吧!”

 

可正当关键的时候,何秀兰却一下子躲开了老谢的魔爪,飞快的披上了衣服。

 

“卧槽!这个骚娘们什么意思?”老谢心里一阵郁闷,看到何秀兰脸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他就知道自己肯定被耍了。

 

“那什么,谢哥您忙,这个药啊,我就拿点自己回家慢慢抹了啊,下次再来找你噢~”

 

何秀兰夺过老谢手里的药罐子,当着老谢的面穿好内衣,又穿好外套,大屁股一扭一扭的离开了老谢的家里。

 

临出门前,还给老谢甩了一个极为暧昧的眼神。

 

“妈的!何秀兰你这个死婆娘,最好不要落到老子手里,不然老子一定好好收拾你!”

 

在这一瞬间,老谢在心里发誓,以后有机会,非要上了这女人不可!

 

回过头看了看自己一波三折的“小老谢”,不由得深深的叹了口气。

 

最近的桃花运是怎么了?这么旺盛,但偏偏就是没来个正经的!>>>>全文在线阅读<<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