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 新闻正文

舌头在花缝来回滑 /公主被暗卫罐满第一章

 小心翼翼朝我的玩意看了一眼,又急忙别过头,不安说:“肖亮,你能不能收起来?”

“收起来做什么?”我笑了笑说:“看来你也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要不我给你讲讲吧?”

 

冯倩倩虽然有些忌讳,可是在我如此一说后,她的兴趣似乎被打开,本能说:“讲什么?”

 

我伸手抓住了玩意说:“当然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情了。”

 

“你……你……说吧……”冯倩倩说道最后,声音和蚊子一样。

 

我见状清楚她已经感兴趣了,拉着冯倩倩的手坐在床上说:“其实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情无非就是那样,男人看到女人就会有生理反应,所以会硬起来,变成这种样子,而且你们女人也是一样,我就不相信,你小裤没湿?”

 

冯倩倩摇头说:“本来就没有湿。”

 

“我不相信。”我嘿嘿笑道:“除非让我看看,我才相信。”

 

冯倩倩撅着小嘴说:“不给你看。”

 

“那我摸摸总可以吧?”我说完,冯倩倩瞪大眼睛,似乎没有想到我会说出这样的话。

 

可眼下天色已经暗沉,表姑等会就要回来,我必须要和冯倩倩发生一些事情,让表姑感觉到紧张感才行。

 

不由分说,我抓住冯倩倩的手落在了我的玩意上。

 

当炙热的玩意和冯倩倩颤抖的手接触瞬间,她娇躯一颤,呼吸瞬间急促了起来。

 

“我要摸了啊……”

 

“别……”

 

没有理会试图挣扎的冯倩倩,我空出一只手就朝她的裤子里面摸索了过去。

 

冯倩倩的未经人事,所以并不懂得修整下面的森林,触手我便感觉到浓密无比的草丛,手指穿过迷宫般的丛林之后,我便摸到了一处湿润无比的温热入口……

 

“哦……”

 

我的手刚刚接触在那里,冯倩倩突然娇躯猛烈颤抖,呼吸越发的亢奋起来。

 

“刚才你不是说没湿吗?你看看现在都湿成什么样子了。”我嘿嘿笑了笑,冯倩倩已经没有了太多意识,双眼眯了起莱,享受无比的沉沦在我的爱抚之中。

 

“嗯……”

 

听着冯倩倩本能的喘息声,我兴奋无比。

 

不过在此我的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慢慢将冯倩倩的上衣脱下。

 

在情欲的刺激之下,冯倩倩并没有太多抵触,很快便被我脱了个干净。

 

“唔……肖亮,好奇怪,我怎么变得这么难受了?我身体好热,好像要化掉了……”

 

冯倩倩感受到了强烈的快感,开始胡言乱语起来。

 

“这才只是开始,一会儿你还会更加难受的。”

 

我轻笑一声,等到粘液足够多之后,将指头刺了进去。

 

约莫有两公分的位置,冯倩倩突然痛苦的惨叫一声,身子弓了起来,大声喊道:“肖亮,不要,疼,好疼……”

 

我知道这是冯倩倩的那层膜,女人的第一次都是美好的。

 

我慢慢将手抽了出来,两手并用,将已经发春的冯倩倩裤子扒了下来。

 

在她半推半就之下,很快我们俩便赤条条站在一起。

 

在表姑身上无法得到发泄,在韩美妮的身上依旧如此,但看到冯倩倩,我的兽血沸腾,猛地一个飞扑,便将冯倩倩压在了床上。

 

将她当成了表姑那样,我疯狂的舔舐摸索,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要是开门的声音。

 

我清楚知道,表姑回来了,而冯倩倩正陶醉在我的爱抚之下,根本就没有听到有声音传来。

 

我见状更加亢奋,只要冯倩倩发出舒爽的吟声,表姑必定可以听到,到时候会不会吃醋,就看冯倩倩的表现了。

 

“啊……”

 

一缕惨叫传来,我清楚表姑已经察觉到了,其实我并没有想过要破了冯倩倩的身子,毕竟我不能给她以后,所以只是想要逢场作戏而已。

 

门外传来细微的脚步声,我小心翼翼朝房门口瞄了一眼,就看到表姑已经出现在了房间口,而且她的脸色无比震惊,用手捂着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床上这两条赤裸的身体纠缠在一起……

 

“肖亮,好舒服……这种感觉好奇怪,我真的好舒服……”

 

冯倩倩不断娇喘,我没有发动进攻,而且用玩意不断在外面蹭着,让她更加的亢奋起来。

 

见表姑失望离开后,恍惚间,我感觉身下的这具身体已经不再是冯倩倩,而是表姑那性感成熟的身体。

 

“表姑……”

 

情不自禁,趴在冯倩倩身上的我,竟然喊出了表姑。

 

这一瞬间,空气仿佛冻结一样,在我身下疯狂扭动的冯倩倩一动不动,黑漆漆的双眼也直勾勾盯着我。

 

看到冯倩倩脸上的失落,我身上的血液瞬间冻结下来,跟着坚硬的玩意也瞬间软塌塌起来。

 

“肖亮,没想到你……”

 

冯倩倩话没有说完,狠狠瞪了我一眼,猛地将我从她身上掀了下来,起身后匆忙将衣服穿戴整齐出门离开。

 

躺在床上,我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巴掌。

 

冯倩倩已经准备将身体奉献给我了,但是我和她在床上纠缠的时候,却呼喊出了其他女人的名字,而且这个女人,我还将其称呼为姑姑。

 

冯倩倩此刻必定非常难过伤心,但表姑已经回来,我追出去必定不大好,也只能迷茫无比的看着天花板。

 

许久之后,外面传来做饭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就听到表姑的声音传了出来:“小亮,出来吃饭吧,晚饭已经准备好了。”

 

我应了一声,穿着一条小裤从房间走了出去。

 

客厅确实很冷,但我的心却更冷。

 

本想让表姑有紧迫感,但我却没有将这件事情控制,让事情演变成了这种模样。

 

刚才的事情表姑看在眼中,但是并没有说什么,在吃饭的时候叮嘱我她明天早上就要离开,让我找个女朋友好好生活。

 

我顿时有种想哭的想法,放下碗筷后深情无比的看着表姑,当伸手朝表姑身上触碰过去的时候,被她避开,摇头说:“小亮,刚才那个姑娘看起来不错,别辜负了人家,好好跟她在一起。”

 

“哎!”

 

我轻叹一声,我很想告诉表姑,她只是我利用的工具,但是这种不要脸的话我却说不出来。

 

晚饭在我们沉默之下吃完,表姑将碗筷收拾干净便回到了房间里面。

 

这一夜我辗转反侧,好几次想要进入表姑房间,但最后都忍住了这个想法。

 

翌日醒来,表姑已经离开前往火车站。

 

不过在茶几上留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小亮,和你在一起的这几天是表姑最开心快乐的,不过我们毕竟不能永远在一起,你还小,需要一个和你年龄一般大小的女孩,表姑走了,我们以后有缘再见,希望你可以忘记这几天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情,表姑等着你结婚那天……”

 

看着表姑留下的纸条,我心中一阵酸楚,眼泪不争气流淌了出来。

 

表姑离开半个月,我渐渐适应了独自一人的生活,冯倩倩被我伤害之后,也不再联系我,直接请假一个月。

 

等到大年三十那天,我从早上睡到了下午,外面天色渐渐暗沉,鞭炮声也响了起来。

 

这已经不知是我第几次一个人过年了,心中失落无比,起身想要出去买点啤酒将自己灌醉,可穿上衣服后,外面传来一缕轻微的敲门声……

 

我疾步来到门口将房门打开,本以为是同事过来陪我一块儿跨年,可是当房门打开之后,出现在眼前的女人,竟然是我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表姑?”

 

再次看到表姑,我感觉自己好像做梦,在脸上狠狠抽了一巴掌,疼痛告诉我,这是真的,并非是做梦。

 

 

当炙热的玩意和冯倩倩颤抖的手接触瞬间,她娇躯一颤,呼吸瞬间急促了起来。

 

“我要摸了啊……”

 

“别……”

 

没有理会试图挣扎的冯倩倩,我空出一只手就朝她的裤子里面摸索了过去。

 

冯倩倩的未经人事,所以并不懂得修整下面的森林,触手我便感觉到浓密无比的草丛,手指穿过迷宫般的丛林之后,我便摸到了一处湿润无比的温热入口……

 

“哦……”

 

我的手刚刚接触在那里,冯倩倩突然娇躯猛烈颤抖,呼吸越发的亢奋起来。
>>>>全文在线阅读<<<<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