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 新闻正文

男朋友晨勃很难受/可以插着相拥入睡

 老陈点头后再次将手指朝里面探了进去,当触碰到那根被积压在身体内已经有些温热的黄瓜时,老陈猛地将两只微微分开,撑开了何素素紧致的身体。

 

“啊,来了!”

 

近乎是瞬间,何素素感受到了来自身体最深处的强烈快感,只感觉浑身酥麻,一腔热血瞬间朝大脑涌了过去,发出一声舒爽的喊叫后,一股炙热液体瞬间喷涌了出来,浇灌在老陈的手指上。

 

这股冲击力道非常的强烈,老陈塞入何素素身体内的手指瞬间就被这股推力推了出来。

 

一波清澈的液体眨眼的功夫就将床单所浇湿,本身就密不透风的房间也弥漫起了一股女人独有的味道。

 

“唔……”

 

即便已经来到了云巅,可刚才让人大脑空白的爽快感觉还是让何素素无法支撑起身体,浑身的骨头好像酥掉了一样,躺在床上一边哆嗦一边发出低沉的吟声。

 

刚才老陈的手指顶着黄瓜没入到了最深处,那种强烈到了极致的快感直接就让何素素难以把持,喷涌了出来。

 

之前还在身体内紧紧夹着的半截黄瓜,在强大的冲击力度之下,也从身体内挤了出来。

 

老陈将半截黄瓜拿了出来,低头瞥了一眼,这才注意到这压根就不是什么黄瓜,而是一根只有大拇指粗细的小乳瓜。

 

瞄了眼双眼微眯,面色潮红还在不断低喘呻吟微微颤抖的何素素,老陈心里是一个劲儿的感慨。

 

“奇妙,真是奇妙,已经被开垦完全的少妇竟然会被这根小乳瓜给卡住,那身体已经非常紧致,简直就是极品!”

 

老陈心里越想裤裆的挺立就越是痒痒,何素素现在已经意乱情迷,如果现在就将她给就地正法了,那肯定会爽歪歪的。

 

想着,老陈明知何素素的公公刘老汉就在房门口守着,竟然鬼使神差的将裤带解开,扒拉出了那根挺立。

 

何素素就这么分开双腿躺在床上,根本就不知道老陈现在的样子。

 

只要老陈将被子掀开,她那朵湿漉漉的花朵便会暴露出来,轻轻用力,老陈便会步入花海之中徜徉。

 

听着何素素喃喃娇喘,老陈已经用手抓住了被子,他口干舌燥,吞咽了一口唾沫,挑逗问:“素素,刚才是不是很舒服?”

 

“嗯!”何素素鬼使神差回应一声,但下一秒,她很快就反应过来,刚才给予她舒服的不是别人,正是足以当自己父亲的老陈。

 

一想到自己被老陈的手指所带到了巅峰,她肾上腺迅速分泌,心跳也砰砰加快起来。

 

何素素嘤嘤说道:“陈叔,谢谢你帮我拿出了黄瓜,刚才我没忍住,你别见外……”

 

“有什么好见外的?我们都是一个村子的人,就好像一家人一样,刚才我让你舒服了,现在你总应该让我舒服一下了吧?”

 

老陈说完,热血充斥大脑,不顾三七二十一,猛地就掀开了被子。

 

何素素还没反应过来老陈那话什么意思,顿时就感觉一阵冷风吹来,她心里一咯噔,刚才自己那种样子太过放荡,只要是个男人都会被她所诱惑,更别说二十多年没有触碰过女人的老陈了。

 

此刻被子被掀开,自己的湿润泥泞就暴露在老陈的面前,如果他……

 

何素素不敢去想,慌忙挣扎准备起身用被子重新盖住身子,可顿时就感觉双腿被一股大力钳住,跟着就感觉一股坚硬的炙热抵在了泥泞处撑开身体,朝里面蔓延进去……

 

 

当何素素的湿润泥泞呈现在眼前时,老陈只感觉鼻孔都快要喷出了火一样。

 

抓住挺立便对准了泥泞小路入口,猛地身子一挺,便没入到了已经湿润无比的缝隙之中。

 

不得不说,何素素的身体确实非常紧致,刚一进去,一团温柔的水流便将其包裹,紧致的身体用力包裹着挺立,让二十多年没有感受过女人温暖的老陈差点便缴械投降。

 

清晨虽然他也和苏倩有过暧昧举动,但只是进入了一公分的距离,根本就感受不到极端的舒爽。

 

此刻老陈的挺立有一半没入了何素素的身体里面,一股强烈的吸力好像要将整个挺立吸咽进去。

 

就在老陈准备一鼓作气全根没入的时候,何素素察觉到了身体有异物进来,虽然很大,而且充斥的她非常舒服,可这毕竟不是自己丈夫的东西,而是老陈的玩意儿,顿时便大喊一声:“陈叔,不要……”

 

这声音非常响亮,吓得老陈一个激灵。

 

他本以为何素素已经被情欲所冲昏了头脑,在自己进入之后会疯狂的迎合自己,可是老陈却没有料到,何素素即便是到了最后的关键时刻,依旧坚守着最后一丝贞操,饶是被自己用手指刺激的达到了巅峰,也依旧坚持着自己的底线。

 

外面站着的刘老汉听到儿媳传来尖叫声,也被吓了一跳,使劲儿就准备推开房门看看到底怎么了,可老陈已经将房门反锁,根本就没有办法打开。

 

“素素,怎么了?老陈?素素怎么了?”

 

刘老汉的推门声吓得老陈瞬间就没有了任何想法,而何素素更是吓得不轻,自己虽然是稀里糊涂被老陈进入了身体里面,但刘老汉要是看到这一幕,肯定会以为自己和老陈有一腿,到时候自己可就把脸给丢尽了。

 

不管如何,这件事情都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不然清白可真的就毁掉了。

 

何素素回过神,使劲儿推了一下老陈,当挺立离开身体后,那强烈的空虚感再次席卷全身。

 

她忍不住朝老陈暴露青筋的挺立看了一眼,心潮澎湃,不由舔了舔嘴唇,冲着外面大声喊道:“爸,没什么,刚才陈叔使劲儿压了一下我的穴位,我疼的喊了出来。”

 

老陈很快也回过神来,急忙把裤子提了上来,也扭头喊道:“刘老哥,没事儿了,素素肠胃痉挛差不多已经好了,我这就出来了。”

 

老陈一时半会搞不明白何素素为什么没有揭穿自己,诧异朝何素素看了一眼,可四目相对之下,当看到那张潮红无比的俊俏脸庞,老陈瞬间便明白过来,何素素是不敢让其他人知道。

 

本以为水到渠成的事情,可没想到最后还是因为何素素的不愿意而终止,老陈冲着何素素憨笑一声,急忙就开门朝外面走了出去。

>>>>全文在线阅读<<<<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